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房间的灯是亮着的。

    他在家……

    易小灵看着近在咫尺的房间,脑海中,又闪过今天在报纸上看到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现在,一定很生气。

    要是看见她,会不会冲上来,就将她吊起来先抽一顿解气?

    易小灵一想到这个可能,浑身都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谁都不怕,就怕严舒瀚……

    可她看不见他,心里又忍不住的担心,想要看看他好不好。

    易小灵站在原地纠结了几分钟,就听见了严舒瀚的房间里,传出一声闷响,像是人摔倒的声音。

    是他晕倒了吗?

    易小灵脸色一白,顾不上多想,直接就下水管道往上爬。

    踩着阳台的护栏,就翻进了严舒瀚的房间阳台。

    她别的不行,从小为了见严舒瀚,翻墙是练得最多了,动作麻利的不像个女孩子,就像电视里才会出现的女特工。

    悄无声息的朝着阳台上的落地窗挪过去,小心翼翼的躲在窗后面,伸手就掀开了窗帘的一角……

    “咔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响起的,是浴室门被打开的声音。

    严舒瀚光洁着上身,刚洗完澡,手上还拿着一条白色的毛巾,正在擦拭着湿漉漉的黑色短发。

    水珠顺着他妖魅的脸庞,从下巴滴到胸口。

    又从完美的八块腹肌,往下滑……

    挺拔的身姿,诱人的身材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他身上只穿了一件内裤,就从浴室里走出来了!

    易小灵没想到,她一来就看到这样的画面,身体顿时像被打了石膏一样,僵硬在原地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只觉得一股热气往自己的脑门上冲。

    然后,鼻子里,就有一股暖流,流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她,又对着他,流鼻血了……

    呜呜!

    “谁?”严舒瀚刚走到衣柜前,准备拿衣服,敏锐的神经,一下就察觉到了空气中不同寻常的地方。

    警惕的低吼了一声,就丢开毛巾,大步的朝着阳台跑。

    易小灵还沉浸在他的美色中,正纠结着要怎么止住自己的鼻血,听见他的声音,想要跑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了!

    落地窗的窗帘,唰的一下被拉开。

    严舒瀚的身影,就站到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易小灵愣住了,呆呆的抬起头,手还保持着,在擦鼻血的动作。

    严舒瀚也愣住了,错愕的盯着,这个时候出现在他房间,还对着他,流了一脸鼻血的易小灵……

    两个人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时间和空间,仿佛都静止了。

    “易小灵,你大半夜潜入我的房间,就是为了偷看我洗澡?”严舒瀚回过神,薄唇一张一合,戏谑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易小灵的鼻血已经止住了,可是呆萌的样子,格外的滑稽。

    被严舒瀚一质问,更加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恨不得现在能有一个洞,让她钻进去躲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个、我能借你洗手间,用一下吗?天气有点热,我上火。”输人不输阵,就算是要丢人,她也得先去洗把脸。

    不然一脸的鼻血,她实在没有勇气,去面对严舒瀚揶揄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,你是在垂涎我的身材,原来不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