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加上严舒瀚身边一直没有女人,能接近他的女孩,从小到大除了严舒茉这个亲妹妹,就只剩下易小灵一个……

    如果消息不仅在网上流传,还有不少报社架不住利益的诱惑,开始刊印报纸和杂志。

    局面已经有些失控……

    易家大小姐劈腿。

    严家大少爷被戴绿帽。

    这样惊悚的消息,不仅影响到了两个人的声誉,也直接影响到了两家的股价。

    严氏集团和易家的股价,从消息见报开始,就在不停的下跌。

    还有竞争对手在恶意收购……

    “总裁,现在要怎么办?集团的股东们,现在都在赶来的路上,说是因为你的私人原因,给集团造成了那么大的损失,要你给大家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秘书看着面色阴沉的严舒瀚,小心翼翼的回禀。

    “准备股东会议,这件事,我会亲自给他们一个满意的解释。”严舒瀚子瞳一敛,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平静的神色,看不出他有多在意这次的危机。

    “那还要继续查发布消息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查!不管用多长时间,多少人力,都要给我把背后的人给查出来!”严舒瀚眸光一暗,眼底闪过一抹嗜血的光芒。

    已经很多年,没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算计他。

    以为几个虚拟的小号,就能瞒天过海,也太小看他了!

    夜幕降临,今晚的夜空,没有月亮,也没有星星。

    阴沉沉的如同大雨即将来临。

    易家别墅里,保镖巡逻了一圈过后,没有发现异常,就坐到了值班处。

    没有人注意到,一抹纤细的身影,正从二楼的阳台上,用一根绳子往下吊。

    易小灵带着特制的手套,顺着绳子,很麻利的从上面滑了下来,将绳子藏好,才背着背包,朝着易家别墅的后门跑。

    易海音不让她离开易家,也不让她看手机和娱乐新闻。

    可是易家别墅里,一整天的气氛都很压抑,就算颜灵刻意在她面前表现的很平静,易小灵还是感觉到了这次事情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别人说她劈腿没有关系,可是一想到那么多人嘲笑严舒瀚被戴绿帽子,她心里就很难受。

    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易小灵从小就喜欢偷溜出易家别墅,去严家庄园找严舒瀚。

    她轻易的就避过了自家巡逻的保镖,从后门偷溜出去。

    一直到她站在严家庄园的后门,看着那黑漆漆一片的门口,才突然意识到,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可以肆无忌惮跑到找他撒娇的小女孩了。

    可是站在严家庄园的后门,她想要见他的念头更疯狂了。

    她想要知道他好不好,有没有受那些流言的影响。

    她想要看看他,哪怕一眼也好。

    她已经决定了,她明天就去召开记者招待会,澄清她跟奥德维特立不是情侣。

    她没有劈腿,也没有给严舒瀚戴绿帽子……

    易小灵咬咬牙,确定周围没有人,就拿着从杨舒尘那里拿到的后门钥匙,溜进了严家庄园。

    一路顺利的穿过院子,走到了严舒瀚的房间阳台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