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咖啡厅的外墙,是全玻璃镜面。

    从他的角度看过去,能清晰的看见易小灵还坐在原来的位置,一动不动,像是入神了一般。

    他说了只当兄妹,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,看来,这就是她要的结果……

    严舒瀚抓住方向盘,启动了车子,就驶离了这方。

    咖啡厅里。

    易小灵还呆呆着坐着,双手捧着咖啡杯,没有喝,也没有放下,只是一直抱着。

    身体僵硬的像是被打了石膏。

    手心里,温暖的咖啡,渐渐的变凉了。

    就像两个人浓烈的感情,经过了十多年,也终归只能回到兄妹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说,以后会将她当成妹妹……

    她多想吼回去,告诉他,她不想只当他妹妹。

    她喜欢他,从一出生就喜欢他,已经喜欢成了一种习惯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分开的这一年,她根本不知道,她有多依赖他,多想像他们说过的那样,要从青梅竹马走到白头。

    可是她不能。

    他值得更好的女孩,不是她……

    现在这样的结果,是她一直想要看到的,可真的看到的时候,心却一点都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她不敢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怕一开口,会忍不住将自己的心里话都告诉他。

    她也不敢动,怕自己一动,会忍不住冲上去抱他……

    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从她的面前走开,走出咖啡厅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,你还需要点什么吗?”服务员见易小灵一直坐着不动,礼貌的上前询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需要了。”易小灵回过神,才发现手里的咖啡全凉了,松开手将杯子放下来,就站起身,跑出了咖啡厅。

    等她跑到街边,街上早就不见了严舒瀚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已经走了……

    易小灵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,咬了咬唇,转身往校园里走。

    “小灵,你终于回来了,没事吧?老师是不是骂你了?”许芳等人,一看见她出现,忙不迭的上前询问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事情都解决了,你们放心,我跟老师解释清楚了,跟你们没有关系,不会连累大家的。”易小灵勉强的扯出一抹笑。

    脑海里,一闪而过的,是严舒瀚在办公室出现的一刻。

    他挺拔的身影,穿着黑色西装的样子,说不出的尊贵,宛如在梦境中才会出现的王子,来拯救她这个落难的小可怜……

    “小灵,你说这话就太见外了,我们不是担心自己被连累,是担心给你帮了倒忙,昨天学生会的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一听见你的名字,脸都黑了。”

    许芳抓着易小灵的手臂,担忧的道。

    “听见我的名字?”易小灵意外的朝着许芳看过去,有些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那个学生会副会长,说什么,没有听过你这么普通的名字,然后本来还好好的,突然脸色就变了,说是要公事公办,就将我们都登记了。”

    许芳提起林欣,还有些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本来只是一件小事,也不知道学生会那边是怎么跟导师说的,导师还亲自找她们谈话了。

    她们到现在还弄不明白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