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是有什么事情耽误了吗?

    还是身体不舒服……

    一想到后一种可能,易小灵心口一紧。

    他工作那么忙,又不会照顾自己,万一真的病倒了……

    “这位同学,你有什么问题吗?”老师看着发愣的易小灵,出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易小灵连忙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。

    老师开始讲课,可她看着旁边空荡荡的位置,脑子里,全是严舒瀚的身影。

    一节课下来,她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。

    课间,她刚准备拿出手机,给严舒瀚的秘书打个电话问问他是不是病了,这才想起来,她的手机没电了。

    “小灵,你昨天晚上怎么不接电话……”

    易小灵刚要趴到桌子上,就见几个舍友都朝着她围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事不好了,你刚才来晚了,我们都来不及跟你说,昨天晚上你走了之后,学生会的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易小灵!”

    许芳着急的话没有说完,班导就出现在了教室的门口。

    浑厚的声音,极具穿透力。

    只是一声,就让整个教室都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齐刷刷的目光,都朝着易小灵的方向看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到办公室!”班导扫了一眼教室里的同学,目光最后落到易小灵身上。

    “完了完了,我就知道大事不好了,果然事情闹到了班导那里……”许芳看着易小灵跟着班导离开的身影,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

    可她们人微言轻,说不上话呀。

    一开口,又是包庇罪,只能干着急……

    严氏集团。

    会议室里,严舒瀚冷着脸,听着各部门主管的汇报。

    脑海里,不断的浮现易小灵从车上下来的身影。

    拿着钢笔的手,不断的用力。

    “小老公,等我十八岁成人礼结束,我们就订婚好不好?不对,不然,我们干脆在我的成人礼上订婚吧?”

    曾经,她笑意吟吟的依偎在他怀里,急着要嫁给他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他揶揄了很久,总是取笑她,哪有女孩子,像她这么恨嫁的。

    知道她着急,还故意拿订婚的事情,跟她开条件,让她期末考试,一定要全科满分。

    她当真了,害怕他不肯娶她,每天都埋头刻苦学习。

    甚至在他规定必须休息的时间,都在偷偷百~万\小!说。

    被他发现了生气,她一脸委屈的瞪着他,“你不要拦着我,万一我考不好,就给你不要我的理由了,你是不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是他第一次,从天不怕地不怕的易小灵眼里,看见害怕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知道,她这么喜欢他,喜欢到,考试的最后,碰巧是她的生理期。

    她身体不舒服,疼得嘴唇都发白了,硬生生的扛到了考试结束。

    走出教室,看见他的那一刻,就晕倒在了他怀里。

    他抱着浑身发冷的她,第一次明白,什么叫害怕失去一个人。

    不止她害怕失去他,他更害怕失去她。

    她醒来之后,他发了很大一顿脾气,她默默的听他骂完,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:“考试成绩出来了吗?我是不是全部满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