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梁智听见夏瀚的话,就越发的笃定,他是在硬撑,其实根本就不懂。

    别说他不懂的让新人,台阶已经给他了,夏瀚要是识相的,现在就该乖乖服软,否则他第一个问题,就回答不上来,继续问下去,不是自己丢人吗?

    “关于市场定律,总共分成三个部分,首先是供需关系”严舒瀚蓦地启唇,清冷的嗓音,透着磁性,穿透力极强的飞到每个人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他详细的讲解,就像一个高级教授正在授业。

    清晰的逻辑,精炼的言语,一下就抓住了每个人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点,也是最关键的一点,定律是死的,市场是活的,因地制宜因时制宜,才是制胜的关键。”

    严舒瀚最后一句话落下,刚才还得意洋洋的梁智,脸色顿时一片灰白。

    一脸的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太简单,下一个。”严舒瀚觑了他一眼,嘴角勾起邪肆的笑容,慢悠悠的启唇。

    打人打脸!

    梁智挑了最难的题,就是想要看着他出丑,没想到夏瀚全都回答上来了,还回答的这么好。

    这么有深度的见解,他都不一定说的出来,不,是肯定说不出来!

    一个刚报到的新生,怎么可能这么厉害?

    他一定是碰巧,碰巧遇见了他知道题目,他再换一个,一定能将他问倒!

    梁智眸光变得阴鸷,张口就继续提问。

    他问的很快,严舒瀚回答的也很快。

    他的问题刚落下,严舒瀚都不需要思考的时间,就径直的开始回答。

    反复的几次,周围就响起了倒吸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是我的错觉吗?我怎么觉得,刚才那几个问题,都不是我们书上的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不是,梁智是在故意刁难新同学,只可惜,都让人答上来了,好丢人呀”

    “就是,学霸原来这么没有风度,说好的只问今天课堂上的,结果不止问了别的知识点,甚至连不是这本书上的知识点都问了”

    “输不起的人呀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给我闭嘴!”梁智脸色一片胀红,鲠直了脖子,呵斥道。

    双手撑在桌子上,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不信。

    他不信居然有人能在专业课上,比他还厉害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输了耍赖,还不让人说呀?”

    “就是,人家夏瀚可是把你的问题都回答上来了,你倒好,自己耍赖还不服气。”

    “还说什么要帮夏瀚给易同学辅导,我看你省省吧,人家易同学估计都不稀罕你献殷勤”

    “你们!”梁智没想到,他堂堂的全专业第一,系里的才子,居然会有这么被打脸的时候,脸色一片青一片紫。

    “夏瀚,你别得意,你不过是因为运气好,这些问题都这么简单,我也全都知道答案,你就是回答上来,也说明不了什么,除非你能赢过我,那才叫真本事!”

    梁智大声的吼道。

    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既然问题都是他提的,他当然也知道答案,夏瀚全都回答对了,也不一定就是比他聪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