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她要胸有胸,要屁股有屁股,她哪里像搓衣板了?

    她明明是天使面孔,魔鬼的身材!

    他是不是瞎?

    易小灵刚才还窘迫的心情,瞬间就变成愤怒了。

    士可杀不可辱,她还从来没有被人说成搓衣板过……

    “不服?”严舒瀚长腿一迈,从床上走了下来,踱步走到她面前,居高临下的睨了她气鼓鼓的小脸一眼,嘴角一勾。

    “某人是不是忘了,自己昨天对着我流鼻血的事情?就算是有企图,那也是你对我有企图,我委屈自己给你抱了一晚上,这笔账,要怎么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,一点印象都没有了,他想要怎么算?

    “你欺负了我一晚上,醒了就想不认账?”严舒瀚捏住她的下巴,垂眸道。

    声音沉了下来,透着一股愠怒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故意的,而且明明是我比较吃亏,你别想讹我。”易小灵性格跳脱,人也没那么好骗。

    听见他的话,根本不往套里钻。

    “看在你好心送我抱枕份上,昨天晚上你私自进了我房间的事情,我就不跟你计较了,我们两清。”易小灵拉好自己的衣服,才坐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好,看在一起长大的份上,我吃点亏,让你。”严舒瀚伸手拨了一下自己的短发,才拎着抱枕,准备离开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易小灵看见他要把抱枕拿走,一下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那个是送给我的吗?”

    哪有人把礼物送出去了,又带走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我后悔了,不行吗?”严舒瀚回头看了她一眼,将抱枕拎起来,在她眼前晃了晃,傲娇的拎着,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易小灵愣在原地,看着他消失的身影。

    半响,都只是微张着小嘴,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“严舒瀚,你个大坏蛋!恶劣!”

    只会欺负她……

    -

    今天是周末,不用去公司。

    易小灵没想到,自己运气这么好,刚来严家,就遇见了周末。

    她决定一会儿吃完早饭,就自己去商店买一个抱枕,好好的回房间补眠,享受不用被严舒瀚虐待的美好时光。

    “管家,家里都没人了吗?”易小灵一个人坐在餐桌上,有些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“严总和太太出门了,大小姐跟白先生出去约会了,至于大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少爷的事情,就不用说了。”易小灵打断了管家的话,默默的拿起面前的三明治,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她咬的格外的用力,就像是将手里的三明治,当成了欺负她的严舒瀚。

    她才不关心他去了哪里……

    易小灵嘴上说着不想知道,可还是忍不住在餐厅里看了一圈,确定除了她,好像真的没人了,心里又微微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吃完早餐,就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“易小姐,易太太让人给你送了东西过来。”管家看见要出门的易小灵,忙不迭的走上前,将一份邀请函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易小灵接过邀请函,翻开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发现是林欣的生日宴邀请函,眉心一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