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易小灵挣扎了很久,一直到困得不行,终于睡着了。

    昏暗的光线里,她的房门,蓦地被人打开了。

    严舒瀚的身影,出现在门口,手上还拎着他今天带着她去拿的那个抱枕。

    他随意的拎在手里,踱步进了房间,走到床边,看着她睡着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好像睡得很不习惯,时不时的动一下,像是觉得哪里不舒服。

    严舒瀚的目光,落到她抱着的枕头上,眸光一闪,伸手就将枕头从她怀里拿出来了,就放到她的枕边。

    他坐到了她的身边,静静的守着她,时光仿佛倒回了她每次偷溜到严家庄园找他,最后在他身边睡着的日子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她的心里只有他。

    为了他,愿意得罪全世界。

    他记得有一次,她来的不巧,他刚离开庄园,去了公司处理一个突发事件。

    她一个人在庄园里,等了一天,都没有等到他。

    傍晚他收到消息,急忙忙赶回来的时候,她就坐在客厅外的台阶上,等着他。

    一看见他,二话不说,就朝着他飞奔过去,扑进了他怀里。

    红着眼眶,握起拳头,就捶着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小媳妇不哭,是我的错,都是我不好,我不知道你今天要过来,我如果知道,我不会出门……”

    他当时看着她泫然欲泣,强忍眼泪的样子,心疼的哄她。

    “我好饿……”她听见他的道歉,拳头停了下来,下一秒,却紧紧的抱住了他,委屈巴巴的嘟哝。

    他当即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就算他不在家,可易小灵是易家大小姐,严家庄园的人,不会有人敢虐待她,不给她饭吃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易小姐等了你一天,属下让她吃饭,可她知道你还有吃晚餐,非要等你回来一起吃。”管家在一旁,压低了声音提醒。

    闻言,严舒瀚身体一震,不敢置信的低头看着窝在他怀里的人儿。

    胸口无声的涌动一股暖流,淌过心脏。

    抱着她的手,不断的收紧,恨不得将她勒进自己的身体里,走到哪里都带着。

    她那天像是等怕了,吃饭的时候,都非要他抱着。

    一整天没有睡着,她吃饱,开始犯困,却怎么也不肯睡,拽着他的衣角,像是担心她一睡着,他又会不见。

    那天,她就留在严家庄园里。

    睡在他的房间,一整个晚上,都抓着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直到第二天,易海音发现她不见了,上门逮人,才将她拎了回去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易海音防他,就防得越发的紧了。

    每天睡前,都要到易小灵的房间去查岗。

    免得他的小公主,又偷偷摸摸的跑出来,找严舒瀚过夜。

    严舒瀚已经不记得,她有多久,没有这么乖巧的睡在他身边……

    “抱抱。”易小灵摸不到枕头,有些不高兴的皱起眉,手下意识的在周末摸了摸,像是在找什么。

    严舒瀚眸光一眯,眼底掠过精光。

    没有将手里的抱枕递给她,而是脱掉了自己身上的外套,就躺到她旁边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取代了她怀里的抱枕,让她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