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。

    等她回过神来,已经接近晚上九点!

    再拖延下去,严舒瀚等不到她交任务,估计会直接过来逮人,将她臭骂一顿。

    易小灵连忙敛起心思,开始看手里的文件。

    等她将全部文件看完,已经将近十一点……

    这么晚了,严舒瀚应该已经睡了吧?

    易小灵将文件全都抱起来,朝着书房走。

    路过他房间的时候,还停下来,贴着房门偷听了一会儿,确定他还没有回自己房间,才继续去书房。

    书房里。

    灯光明亮。

    通透的房间格局,即使在夜色下,也氤氲出一层如白昼的亮光。

    严舒瀚靠在椅子上,黑曜石般的双眸,微微阖上假寐。

    单手放在桌面上,压着一份报告。

    听见有脚步声靠近书房,他就像蛰伏中的猎豹,猛地睁开眼睛,佯装正在看报告。

    “叩叩!”房门被人敲响了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严舒瀚眸光一闪,淡漠的启唇。

    下一秒就见书房的门被人推开,可他等了超过三秒,都不见有人出现。

    眉心一拧,刚要从书桌前站起身,就瞥见一颗毛绒绒的小脑袋,从外面探了进来。

    易小灵将书房的门推开,双手抱着他让她看的文件,小心翼翼的往里走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晚了还在加班,要不然,我明天再请教你?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看的快一点的话,我其实不用加班到现在。”严舒瀚瞥了她一眼,冷冷的开口。

    易小灵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他大晚上的不睡觉,真的就是在等她?

    他其实不用这样的,他们又没有仇,困了就去睡嘛,留在这里等着挑她的错,也太不友爱了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做什么,过来。”严舒瀚朝着她招手。

    易小灵的神情就像是上断头台一样,机械的迈着步子,就朝着他走过去。

    将手上的文件,全都放下了。

    “我都看完了,可是有很多的地方,不是很懂,已经很晚了,要不然,你先休息吧,我明天再问你。”

    回应易小灵的,只有一片沉默。

    严舒瀚径直的拿过文件,伸手翻了两页,看见她夹在每份文件的疑点备注,长指挑起来,就一扫而过。

    旋即,站起身,让她坐到自己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不用了,我站着就好,站着听的比较清楚!”易小灵一看见那张椅子,脑海里,就全是之前他附在她耳边说话的画面。

    再来一次,她担心她不止要脸红,很可能还得流鼻血……

    安全起见,她还是站着吧。

    站着能离他远一点。

    “随你。”严舒瀚看了她一眼,像是看出她在想什么,嘴角一勾,就缓缓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人力资源分配,要从几个问题考虑,首先是专业人员……”

    严舒瀚的讲解,很详细,可是听着,却并不复杂,

    易小灵能听得懂。

    他说的认真,她听得也很认真,不知不觉中,整个人就朝着他的身边靠……

    “那还有这个呢,这个工程标书上面,给的竞标条件,在对方的要求,并没有明确要求,不会有问题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