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林依……

    易小灵脑海里,闪过那天看见的女孩。

    就是那个看起来,跟严舒茉有几分相似的人。

    “瀚哥哥不在卧室,他在书房。”易小灵心口像是忽然被什么堵住了一样,连呼吸都变得难受。

    跟管家说完,就转身准备回房间。

    “易小姐,你一会儿还要回书房吗?”管家盯着她怀里抱着的一叠文件,蓦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易小灵下意识的点头。

    严舒瀚还要抽查她的任务,她想不回去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那邀请函,麻烦你帮我带过去可以吗?”管家将手上的邀请函,放到了易小灵的文件上,不等她拒绝,就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易小灵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邀请函,整个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她才刚从严舒瀚的魔爪里逃出来,现在又要自己送回去了吗?

    她才不想他去参加什么林小姐的生日宴,她能不能直接将邀请函丢了?

    易小灵气鼓鼓的盯着手里的邀请函,转身就回了自己的房间,将文件都放下,才拿着邀请函,重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想到刚才在书房里发生的事情,她就没有勇气再去见严舒瀚。

    不管了,她还是将他的邀请函,直接放到房间里,等他回来就能看见了。

    易小灵走到他的房间前,用密码开了房门,就悄悄的溜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的房间,跟她上次来的时候,没有太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只是床上多了一个很大的抱枕,那个她喜欢的抱枕……

    易小灵将邀请函放到了床头最醒目的位置上,转身准备走的时候,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抱枕。

    猫咪造型的抱枕,眨巴的眼睛,像是在勾引她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的,易小灵就朝着抱枕走过去,伸手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抱着它,在严舒瀚的床上滚了两圈,舒服的不想起来了……

    目光再落到床头的邀请函上,神经一凛!

    她嚯的从床上坐了起来,伸手抓过邀请函,打开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林依的生日,就在后天。

    严舒瀚这个时候买了一个抱枕,该不会是他早就知道林依的生日,所以提前准备的……

    一定是,他们刚相过亲,又一起吃了一顿饭。

    她当时就看着他们,两个人聊的可开心了。

    没准饭局结束,就已经确立了男女朋友的关系……

    林依的生日快到了,她告诉严舒瀚,让严舒瀚提前准备礼物,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只是他以前只会给她送抱枕,现在却要给其他的女孩子送了。

    送什么不好,为什么偏偏要送她最喜欢的猫型抱枕?

    她之前跟他要了那么多次,他都没有送她,现在一出手,就是送给别人……

    易小灵知道自己没有吃醋的资格,可她看着怀里的抱枕,忍不住用力的掐了两下。

    像是将抱枕当成了严舒瀚,冲着他发泄不满……

    “不送就不送。”她以后自己买!

    易小灵将抱枕放下,收拾好心情,出了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走回自己的房间看文件,密密麻麻的字,她一个都看不进去,满脑子都在想着林家的邀请函,还有严舒瀚今天买的抱枕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