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……”易小灵傻眼了。

    浑身像是被人打了石膏,呆呆的站着,成了一尊雕塑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,如同国际男模般,健硕的胸膛,她眼睛都是直的。

    下一秒,抬起手,戳了戳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很有弹性,是肌肉。

    就在严舒瀚以为,她要开始给他揉胸口的时候,易小灵的手,突然缩了回去,摸向了自己的鼻子。

    再然后,一道鲜红的血迹,就从她的鼻子里,缓缓的淌出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舒瀚一怔。

    妖冶的黑眸里,闪烁着哭笑不得的光芒。

    旋即,嘴角噙着忍不住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我晕血……”易小灵盯着自己指尖的血迹,再看一眼严舒瀚戏谑的目光,直接两眼一闭,就猛地往地上躺。

    这么丢人的事情,都能发生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她现在不是想死,是恨不得死了算了。

    呜呜……

    她的脸,都丢光了!

    严舒瀚的反应很快,在她直挺挺往地上倒的时候,他已经迅速的伸手,将她打横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她害羞通红的脸,才看一眼她鼻子上的血迹,他再也忍不住,笑出声。

    易小灵听见他的笑声,更加死死的闭着眼睛,怎么也不肯睁开。

    她要装死,然后一觉睡醒,明天就装失忆。

    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,不管他怎么说,她死都不能承认……

    可现在怎么办?

    他会不会一怒之下,就将她丢到地上?

    这还不是最可怕的,最可怕的是……

    “易小灵,你醒一醒,你要是再不醒的话,我就要叫医生过来,给你好好检查一下,以严家庄园里医生的能力,应该能看得出来,一个人是真晕,还是在装晕。”

    严舒瀚瞥了一眼自己怀里的人儿,薄唇贴近了她的耳边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说的格外的清楚!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易小灵轻轻的皱了皱眉,然后,眉眼轻颤了一下,才缓缓的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从他怀里站了起来,一脸的无辜。

    “我头好晕,我刚才怎么了?又撞到你了吗?”易小灵扶着自己的额头,问道。

    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。

    她长这么大,第一次这么深刻的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!

    “啊,你刚才是不是胸口痛?坐下坐下,我给你揉揉。”易小灵一把拽过严舒瀚,就将他按到椅子上。

    伸手麻利的扯过他的衬衫,将纽扣一颗颗的重新系好。

    “天气预报说今天降温了,你要注意保暖,万一着凉了,我会心疼的……”易小灵一边说着,一边将他的扣子,全都系好了。

    看不见他的胸膛,心跳总算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刚准备给他揉胸口,突然发现严舒瀚安静的有些奇怪,抬起头对上他的目光,才猛地反应过来,她自己刚才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身体一僵!

    “我如果着凉了,你有多心疼?”严舒瀚扣住她想要缩回去的手,一用力,就将她扯到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啊!”易小灵突然被拽了一下,站不住的往他怀里倒,鼻子直接撞到了他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完了,她又要流鼻血了……

    她今天是要在丢人的路上,一去不复返了!!

    -

    ps:妖妖不舒服,今天只有七更,大家别等了,明天见!(o)/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