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不是为了哄小婶婶,是为了我自己。”严舒瀚直言不讳。

    “小灵跟出国前,很不一样。”尚凌司瞥了一眼,正在余心星聊天的易小灵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漫不经心的一句话,像是在暗示什么。

    闻言,严舒瀚眸光微微一变,抬起头看他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你也感觉到了。”尚凌司对上他的目光,嘴角勾起的弧度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能想出来的办法,就是将人留在身边,徐徐图之?”

    “”严舒瀚眼神变得更明显了,有着心事被人洞悉的诧异。

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严承池经常说,尚凌司跟他是同一种人。

    都是霸道腹黑的男人,想法自然一个样。

    不过他不同,他将易小灵留在身边,徐徐图之只是退而求其次,他想到的,是别的

    严舒瀚子瞳微微一缩,敛起眸,遮挡住了眼底的腹黑。

    扭头看向病房里的易小灵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在跟余心星说着什么,余心星苍白的脸上,露出了一抹笑意,整个人的神情,都变得明媚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,只有茉茉能让她笑得这么开心。”尚凌司眼底掠过一抹震惊,靠在阳台护栏上的身躯,猛地站直了。

    看着病房里,还在笑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余心星长得不算一眼就能让人惊艳,她是那种越看越舒服的感觉,尤其她笑起来的时候,整个人像是沐浴在阳光里,浑身上下都透着让人想要靠近的温柔。

    尚凌司当初会陷进去,就是因为她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一笑,就会让他觉得自己拥有了全世界

    他想要做的,不过是守护她的笑容而已,可就这么简单的事情,他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想起严舒瀚来之前的画面,尚凌司的眼神,变得阴郁。

    破碎的花瓶,已经还在地上,所有人都假装没有看见,可心里有数。

    尚凌司这么爱余心星,余心星心里也全是他,能让他们争执的事情,只剩下一件了

    “小婶婶,你需要休息,我就不留下来打扰你了,等你醒了,要是无聊的话,可以给我打电话,我随叫随到。”

    易小灵将自己的电话号码,存到了余心星的手机里。

    严舒瀚走到她面前,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,像是以往她每一次听话的时候,对她的嘉奖一样。

    易小灵一愣,没等她回过神,严舒瀚已经跟余心星打完招呼,拉着她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严舒瀚,你别拎着我,我可以自己走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叫我什么?嗯!”

    “瀚哥哥”

    两个人的身影,消失在门外。

    余心星眼里的温柔,在捕捉到尚凌司阳台上的身影时,变得暗淡。

    咬着唇,眼底全是纠结。

    像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他。

    半响,掀开被子,躺了下来,想要假装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手术我会让医生安排,你什么都不用担心。”尚凌司从阳台上走进来,看着双眼紧闭的余心星,波动微启。

    闻言,余心星顿时就睁开了双眼,扭头看他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度过危险期了,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个时候,让我放弃孩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