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光是这么看着,都觉得呼吸紧窒。

    心脏像是被一只猫爪,在挠着……

    看见她转身,就准备走出他的房间,严舒瀚子瞳一紧,嚯的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提步上前,在她拉开房间之前,将人打横扛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易小灵也是堵着一口气,才说要这样走出去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的时候,她就有些后悔了。

    正想着要怎么样,才能让自己不走光的时候,人突然被严舒瀚扛了起来,吓得尖叫出声。

    没等她回过神,人已经被严舒瀚放到了衣柜前。

    他黑沉着脸,伸手打开了衣柜,二话不说,就找了最厚的一件短款外套,披到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易小灵的不矮,她身材很匀称,可是在严舒瀚的面前,却显得小鸟依人。

    他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,就算只是短款的外套,都像是裙子。

    一眨眼的功夫,就将该挡的都挡住了。

    可他能别选这么厚的外套吗?

    “有点热……”易小灵弱弱的嘟哝。

    “敢脱掉,我就把你剥干净了丢出去!”严舒瀚狠狠的威胁,伸手就替她拉上拉链,用外套严严实实的将她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易小灵天不怕地不怕,从小就只怕他。

    听见严舒瀚的威胁,皱着眉,嫌弃的看着身上的厚外套,却不敢抱怨,也不敢脱掉。

    正想着赶紧离开严家,等到了她的车上,她就可以脱掉了……

    她美好的设想,还没有来得及行动,严舒瀚已经提起她的衣领,将她拎着,就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管家,你不是去忙吗?”易小灵被他拎着下了楼,一眼就看见了正闲来没事,在客厅嗑瓜子的管家。

    错愕的喊出声。

    管家这样,叫有别的事出去了?

    分明是严舒瀚故意骗她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管家突然被点名,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对上了严舒瀚锐利的目光,忙不迭的站起身,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我突然想起来,我是很忙的,我要出去办一件大事……”

    管家一溜烟就没影了。

    客厅里,只剩下严舒瀚,还有被他拎在手里的易小灵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不用送我了,我可以自己出去。”易小灵看见管家走了,哪怕知道严舒瀚是故意耍她,她也不敢跟他发脾气。

    伸手轻轻的推了推他的手臂,示意他可以松手了。

    她不是小鸡,他不用这样拎着她。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,你现在就可以走了?”严舒瀚冷冷的开口,拎着她,就进了餐厅,将她放到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我借了你衣服,作为报答,你要陪我吃一顿饭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易小灵没有机会说话,就有厨师端着准备好的菜肴,放到了餐桌上。

    迎面来的第一道菜,就是她最喜欢的红烧狮子头……

    她出国一年,最想要吃的,就是这道菜,可是在国外,一直吃不过最正宗的。

    易小灵咽了咽口水,刚准备说自己要走的话,就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反正她也饿了,陪他吃一顿饭,正好她也可以吃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易小灵抓起筷子,就朝着面前的狮子头伸过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