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易小灵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明明被威胁了,可为什么她听着,半点都不怀疑他的话?

    严舒瀚就是这么霸道,要是他真的想要占她的便宜,根本不用偷偷摸摸来,他会直接将她按倒,就光明正大的占便宜。

    他以前都是这么干的……

    “那我的衣服……”易小灵眼神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她一觉睡醒,自己的衣服就被人脱了,她却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扭头着急的在房间里找了一圈,都没有看见自己的衣服,心里的那股不安,越发的让她难受。

    “你嫌热,自己脱了。”

    严舒瀚单手插兜,冷漠的启唇。

    一脸跟自己无关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自己脱了?那衣服呢?

    易小灵从他的眼底捕捉到一抹戏谑,脑子里突然闪过一道白光,想起什么,猛地爬到床边,果然在地上看见了自己的衣服……

    都掉在地上了,他就不会帮她捡一下吗?

    居然就让她的衣服,一直躺着地上,她现在要怎么捡起来穿?

    易小灵伸手将地上的衣服捡了起来,看了好几眼,都没有办法说服自己重新穿到身上。

    可她的衣服不能穿,只能跟严舒瀚求救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能麻烦你,让管家帮我准备一件衣服吗?或者帮我拿一件茉茉的小外套也可以。”易小灵折中的问道。

    她的个子比严舒茉高一些,可只是外套的话,应该不会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茉茉不在家,我没有她房间的钥匙。”严舒瀚瞥了她一眼,走到旁边,将酒杯放下。

    “那管家呢?你能帮我喊他一下吗?”易小灵咬了咬唇,又开口。

    她抱着抱枕的手,微微的用上力。

    她现在是半走光的状态,除了严舒瀚,她不想让任何人看见。

    可如果他不帮她,她总不能一直呆在他的房间里不出去……

    “管家出去了,不在家。”严舒瀚像是看出了她的心思,又慢悠悠的启唇。

    将她最后的一丝念想,都给掐掉了。

    对上她惊愕的目光,他坐到了身边的真皮沙发上,翘起二郎腿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最后一个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易小灵看着他妖魅的脸庞,本能的问。

    “求我,求我借给你呀,我房间里有的是衣服。”严舒瀚话落,瞥见她瞬间发白的小脸,心里忍不住有些担心,他这一招,是不是太狠了。

    易小灵从小就性格倔强。

    她不愿意的事情,就是十头牛都拉不动。

    身为易家的大小姐,她平时没有什么脾气,可要是谁敢欺负她,保准被你活生生的欺负回去。

    他这样刁难她,万一她逆反了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易小灵没想到会从他嘴里听见这样的话,微微愣神之后,脸色就变得很沉。

    从床上坐起来,就将手里的抱枕扔开。

    只穿着一件小吊带,就大大方方的走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对上他意外的目光,她神情很平静的低下头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这样走出去,都不会求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舒瀚就猜到,她的脾气,不可能一直忍着。

    他目光所到之处,全是她迷人的肌肤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