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承池脚步一顿,回过头看他,眼神里,掠过一抹复杂。

    久久,都只是站着,并没有回答尚凌司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……不知道。

    余心星的情况,他们都很清楚,平心而论,他做不到像尚凌司那么有勇气,愿意去赌一局。

    可余心星已经受了那么的苦和折磨,现在才说放弃,不管是尚凌司,还是对余心星,都会成为一辈子的遗憾。

    人的一生,总在追求自己已失去或者得不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没有多少人,能清楚明白的珍惜当下。

    他给尚凌司意见,因为他们是同一种人,如果让他选,答案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他只要夏长悦……

    “你问我,不是因为你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,你只不过,是希望我将你不愿意说的那句话,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缓缓的启唇。

    话落,没有给尚凌司说话的时间,就提步离开。

    尚凌司站在原地,整个人,像是变成了一尊雕塑,迟迟都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严家庄园里。

    易小灵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只觉得脑子昏昏沉沉,一觉睡得通体舒畅。

    她满足的吧唧小嘴,翻了个身,刚准备坐起来,就觉得自己身上凉凉的,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下一秒,就发现她的衣服不知道什么被脱掉了。

    身上清冷的,只剩下一件吊带。

    她翻身的时候,动作太大,吊带脱落到了肩膀下,露出一片白皙的肌肤,胸前的丰盈,都变得若隐若现……

    易小灵身体猛地僵住了。

    旋即,她才注意到,她在的地方,根本不是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而是……

    睡着之前的记忆,重新回到脑海里。

    易小灵脸庞嚯的苍白,有些着急的找自己的衣服,准备穿好。

    可没等她找到衣服,就发现一道灼热的目光,一直停留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抬起头,朝着阳台看过去……

    严舒瀚就坐在阳台的榻榻米上,他颀长的身影,斜靠在榻榻米上,手上还端着一杯红酒,在优雅的摇晃着。

    高脚杯凑到唇边,轻啜了一口。

    吞咽的动作,让他性感的喉结,上下滚动了一瞬,说不出的诱人。

    易小灵看得有些入神……

    下一秒,就见他过头,朝着她看过来。

    深邃的黑眸,径直的看向她的胸口,眸光微微一暗。

    易小灵有些呆萌的顺着他的目光,也低下头来看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啊”她猛地尖叫了一声,就着急的抓过抱枕,挡在了自己的胸前。

    “那个、我刚才睡着了……”易小灵想要解释什么,话到一般,漂亮的双眸,突然看向严舒瀚。

    “我的衣服,是你脱的?”

    她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在他的车子上睡着了,只有他会抱着她下车。

    现在房间里,又只有他们两个人,脱她衣服的人,肯定是他!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严舒瀚薄唇微启,冷冷的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修长的双腿从榻榻米上面放下来,站起身,就踱步,朝着床上的易小灵走去。

    停在她面前,长指挑起她的下巴,吐气如魅。

    “你是了解我的,要是我脱,我会全给你脱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