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身体的痛,却一点的也分散不了,心里的痛。

    浓烈的无力感,让他整个人都濒临崩溃边缘,只要最后一根稻草,就随时能将他压垮!

    “想死不用这么麻烦,自虐呢?”一道低沉的声音,冷飕飕的传来。

    尚凌司抬起头,下一秒,就瞥见严承池从电梯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他伟岸的身影,如同帝王一般,黑眸锐利,只是冷冷的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黑色的西装,将他的身形,勾勒的挺拔,又尊贵的不容亵渎。

    正=他大步的朝着尚凌司走过去,嘴角还噙着一丝嘲讽的笑意。

    尚凌司敛起眸,掩下了眼底的泪意,高大的身躯,靠到了墙壁上,双手都无力的垂在身侧。

    血迹,顺着他的指缝,在不停的往下滴。

    他像是感觉不到痛,睨了严承池一眼,薄唇微启,声音黯哑。

    “来看我笑话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很没有用,连自己的女人和孩子,都保护不了,只能一次次的逼她放弃。”尚凌司咬牙,从喉咙里逼出一句。

    手指插进短发里,狠狠的揪着自己的头发。

    他跟严承池斗了一辈子,从来没有赢过。

    有了严舒茉之后,他就不想斗了。

    平时的斗嘴,不过两个人的相互调侃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觉得自己输给严承池,只是严承池比他幸运,早一步遇上了夏长悦。

    后来,他有了余心星,就更加不在乎一起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当是过去的一个执念。

    可如今,看见严承池,他是真的自己输了……

    “老实说,你这副窝囊的样子,我看得很开心,也觉得很痛快,不过我不得不承认,在这件事上,我并不觉得你没用,相反,你比我厉害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走上前,站在尚凌司面前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不大不小,听不出安慰,也没有讥讽。

    只是平铺直叙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也是他心里的话。

    “尚凌司,你想不想知道,如果我是你,我会怎么做?”严承池瞥了他一眼,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,给自己点燃。

    吸了一口,吐出青白色的烟雾,见尚凌司看他,才幽幽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我,我会在夏长悦知道自己怀孕之前,就带她去动手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尚凌司一愣。

    “对,我自私我无情我冷血,我甚至不配当一个父亲,可那又怎么样?不是我不愿意留住孩子,是老天不给我机会,如果我的女人和孩子只能选一个,我会想也想的保我的女人,谁劝都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狠狠的吸了一口烟,才冷笑着,看向尚凌司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当初听见你决定留下孩子的时候,脑子里的是什么想法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认怂,我严承池从来不服输,唯独这件事,我自认我不如你,别说让我一次次的看着夏长悦进手术室,就是一次,我都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说完,转身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你,你现在会怎么做?”尚凌司蓦地开口。

    放弃,不止余心星不甘心,他也不甘心。

    可不放弃,他已经承受不了,一次次看着她陷入危险,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他该怎么做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