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永远不懂,他要的圆满,不是一个孩子,只是她而已。

    只要她还留在他身边,陪着他去度过以后的每一天,他的人生,就是圆满的。

    “尚凌司,你听我说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听!余心星,你说过你爱我,爱我胜过孩子,你还记得吗?”尚凌司用力的抓着她的肩膀,像是要捏碎她的骨头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爱我,就听我的,我们放弃,我只要你答应我这件事,以后什么事,我都可以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余心星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尚凌司。

    他像是一个溺水的孩子,紧紧的抓着她,害怕她的拒绝,就像是害怕她会推开他,让她重新掉回水里。

    她张了张嘴,想要说什么,最后却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明明一天前,他们还很开心的坐在一起,商量着等孩子生下来,要取什么名字。

    为什么只是一天的时间,一切美好的画面,就全都变了。

    他又像之前一样,不愿意她留下孩子

    “尚凌司,你先冷静一下,你问过医生了吗?就算要放弃,也不是现在就能动手术,你给我一点时间,让我好好想想,好吗?”

    余心星伸手抱着他,情绪变得平静了很多。

    她轻轻的拍着他的背,像是在安慰一个孩子,等尚凌司点头,才重新躺下来。

    她的病情刚稳定,她很累。

    哄了尚凌司一会儿,就觉得精疲力尽。

    她担心再撑下去,尚凌司就会发现她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我困了”余心星闭上眼睛,只低语了一句,人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的手里,还紧紧的抓着医生刚才给她的照片。

    尚凌司静静的看了她苍白的脸庞很久,直到整个人冷静下来,才伸手替她盖上被子。

    他想要从她手里拿出照片,却发现她将照片拽的很紧,像是担心有人要趁着她睡着,将照片抢走。

    尚凌司心口一紧,一根根的掰开她的手指,强制的将照片拿了出来,才重新替她盖上被子。

    余心星睡沉了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坐在床边,手上还拿着那张胎儿的b超照片。

    他将照片拿在手里,却一直没有勇气去看

    颤抖着手指,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。

    刚要点燃,就想起病房里的余心星,将烟拿在手里,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刚走到楼道的通风口,就将烟点燃,深深的吸了一口。

    尼古丁麻痹着大脑,却也不能让他心里舒服一点点

    一根接着一根,他的脚下,很快就布满了烟头。

    他的手一抖,手上的照片,就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无预期的一眼,就让他看见了照片上,小小一只,蜷缩着的胎儿。

    那么透明的照片里,卷成一团睡着的样子,就像一个还没有来到人间的天使

    尚凌司子瞳猛地一缩!

    眼神变得复杂,他着急的伸手想要将照片捡起来。

    可低头的瞬间,眼眶就红了。

    准备去捡照片的手,蓦地握成拳,狠狠的砸向墙面。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“砰砰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”

    一拳接着一拳。

    他的手,很快就血迹斑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