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余心星。”尚凌司终于走上前,却不是去看她手里的照片,而是径直的走到她身边,将她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他用力的抱着她,像是要将她揉进怀里。

    声音黯哑,透着一丝冷酷。

    “我只要你就够了,不是非要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在说什么?”余心星身体一僵,旋即,想要推开他。

    尚凌司抱得很紧,她推不开。

    余心星终于察觉到他的不对劲,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?医生跟你说了什么?尚凌司,你看看我,我没事了,我很好,我们的宝宝也很好,你看看它,它很健康,医生说了,只要我能扛到七个月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很可能连四个月都扛不过!”尚凌司打断了她的话,声音嘶哑的像是被粗粝的石子摩挲过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很好,我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,你不知道,医生都这样,他们都喜欢危言耸听,你相信我,不要相信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余心星紧张到语无伦次,拼命的想要说服尚凌司。

    最后,无力的靠在他的怀里,红着眼,攥着他的衣襟。

    哽咽着开口。

    “尚凌司,你答应过我,要留住这个孩子的,你不能说话不算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它,它还这么小,这么可爱,再过一个月,你就能感觉到它的胎动,你忍心不要它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尚凌司妖冶的邪眸,眼眸深邃,眼底深处,是掩饰不住的痛楚。

    听着她祈求一样的话语,他的心脏像是被人狠狠的剜着。

    他知道,她有多期待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他跟她一样期待,甚至都在幻想着,等她平安的生下孩子,他们一家三口,以后幸福生活在一起的画面。

    他一定会像疼她一样,疼爱他们的孩子。

    他不要做严父,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,他都会宠着着这个她用命拼来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足够强大,就能保护他们母子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他真的怕了。

    那种看着她晕倒在他怀里,被送进手术室,无能为力的感觉,就像灭顶的汪洋,让他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她永远无法想象,他眼睁睁的看着她出事,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他不敢去想,不敢去算,医生所谓的,这只是开始,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如果继续留着这个孩子,往后的每个月,她都要经历一场生死劫。

    万一……

    他根本不敢去想万一。

    她躺在手术室里的时候,他一直在反问自己。

    为什么非要留住这个孩子?

    为什么不肯满足?

    他能有她,就足够了……

    “余心星,这个世界上,有很多无父无母的孤儿,我们可以去领养,不一定非要亲生的,你只是喜欢孩子,我们去领养一个,不,两个三个都可以!只要你喜欢,我都答应你!”

    尚凌司将她按在自己的怀里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他低沉的声音,染上了一抹后怕,那种刻在骨子里,被记忆唤醒的恐惧,能将人吞没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里,全是十多年前,她差点死在他怀里的画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