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可看着她恬静的睡颜,他最后还是没舍得弄醒她。

    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,就坐到阳台的榻榻米上,隔着很短的距离,看着她就在他的视线范围里,甜甜的睡着

    只是这样而已,他的胸口,都像是被什么东西填满了。

    医院里。

    余心星不止睡了多久,才幽幽的转醒。

    她睁开眼睛,就看见了趴在她床边,睡着的尚凌司。

    她准备撑着身体坐起来,刚一动,肚子就传来丝丝的刺痛,她的动作一下就顿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还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?”尚凌司听见一丝动静,立时就惊醒了,嚯的抬起头,就伸手抓住了余心星的手臂,紧张的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你怎么睡在这里?”余心星隐瞒了不舒服的事情,心疼的看着他疲惫的脸庞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只是不小心睡着了,我去叫医生。”尚凌司见她说没事,还是不放心的按了呼叫铃。

    医生很快就来了。

    替余心星检查过后,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第一个危险期算是熬过去了,接下来的一个月,要多静养,尽量卧床休息,保持情绪稳定,详细的情况,我都已经和尚先生说过了,有什么需要,你们再叫我。”

    医生说完,转身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,又想起什么,折身走了回来,将一张b超照片,放到了余心星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之前替你做检查的时候,保留下来的,你们也看看宝宝现在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医生离开了。

    病房里,只剩下余心星和尚凌司。

    尚凌司的目光,落到她手上的那张b超照片,子瞳微微一缩。

    “尚凌司,你快来看。”余心星低头看见照片上清晰可见的胎儿,心里一阵说不出的悸动。

    只觉得心跳都变得加快了。

    抓着照片的手,不自觉的用力,眼眶泛红的喊着尚凌司。

    “”尚凌司僵硬的站着,垂在身侧的手,紧紧的攥成拳。

    咬着牙,没有上前。

    “宝宝已经成型了,它好可爱,只是现在还有点感觉不到明显的胎动,等再大一点,它就会动了”

    余心星没有注意到尚凌司的异样,看着手里的照片,只觉得胸口盈满了暖意。

    那种为母则强的感觉,让她连自己身体不舒服都感觉不到了。

    全身心都只剩下一个信念,她一定要坚持到,平安的将宝宝生下来。

    她想要让尚凌司,能拥有完整的人生。

    想要有一个长得像他的孩子,能亲口叫他一声“爸爸”。

    余心星看着手里的照片,只觉得自己的愿望离她越来越近了

    “尚凌司,你怎么了?”余心星久久等不到尚凌司过来,目光从照片上移开,朝着他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嘴角还扬着一丝笑容,朝着他扬了扬手里的照片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终于感觉到自己要当爸爸,开始紧张了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我不会笑你的,你快过来呀,看看我们的宝宝,再过半年,它就能出来喊你爸爸了。”余心星兀自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