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医生摘下口罩,直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尚先生,余小姐的情况,比我们想象中的糟糕,她过了适合生育的年龄,身体的恢复能力比较差,孩子月份的增加,对她的身体造成的负担很大,我们恐怕要重新评估这个孩子留下来的风险。”

    当初,是医疗团队做出的预测,手术的成功率能有五到六成。

    可如今看情况,一半都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她呢?她什么时候会醒?”尚凌司嘶哑的声音,缓缓的发出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都很平静,像是听不见医生刚才的话,满脑子都只剩下余心星。

    “已经转到病房,你们过一会儿,就可以去看她。”医生说完,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尚凌司脚步不停,径直的丢下所有人,就朝着病房走过去。

    他高大的身影,挺直着腰杆,每一步,都很坚定,可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他的背影,每个人的心里,都只剩下心疼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先回去吧,等你们小婶婶醒过来,我再告诉你们。”夏长悦转过身,看着身边的几个孩子,轻声的吩咐。

    余心星虽然脱离危险了,可是还需要静养。

    他们这么多人留在医院里,帮不上忙,还会打扰到她。

    “三儿回一趟杨家,告诉你外公外婆这里的情况,瀚瀚你负责送茉茉和小灵回去。”夏长悦的话落,就跟严承池朝着余心星的病房走。

    易海音想要说什么,颜灵根本不给他发表意见的机会,拽着他就跟着走了。

    楼道里,变得安静。

    四个人站着,谁都没有想到,夏长悦会突然这么吩咐,气氛一下变得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茉茉,你很久都没有去看外公外婆了,走吧,我带你一起。”杨舒尘一反应过来,顿时就拎着严舒茉,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姐,你给我留点面子……”严舒茉个子娇小,给三儿拎着,没有半点违和感,急得直嚷嚷。

    下一秒,还是被杨舒尘给提走了。

    只剩下严舒瀚,还有来不及走的易小灵,还站在手术室的门口。

    易小灵没想到,最后会是他们两个剩在这里。

    她的脑海里,还全是严舒瀚前不久在西餐厅里,跟一个女孩共度西餐的画面……

    现在看着他英俊的脸庞,心里隐隐的刺痛。

    “不用麻烦了,我可以自己回去……”易小灵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,轻轻的开口。

    话落,就转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刚往前迈了一步,严舒瀚已经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只是抓了一下,拽住了她,就松开了。

    声音很冷漠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要让我妈妈怪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,我自己有开车来……”易小灵刚要解释,严舒瀚已经打算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那正好,我没有开车,你送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易小灵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说好的他送她呢?

    怎么现在变成她送他了?

    “不愿意?”严舒瀚睨了她一眼,声音更冷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易小灵刚开口,严舒瀚已经拉着她,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到了停车场,易小灵刚拿出自己的车钥匙,他就接了过去,坐到了驾驶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