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手术室外。

    尚凌司高大的身躯,靠在最靠近门口的位置,邪眸一瞬不转的盯着门口上那盏红色的急救灯。

    双眼素槁,身体绷紧的像是随时会拉断的弦。

    严承池和夏长悦,易海音和颜灵,都站在旁边。

    看见他这幅样子,想要劝,又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当初余心星坚持要留下孩子的时候,他们谁都没有反对。

    如今这样的风险,也都在预想当中。

    可真的发生意外的时候,每个人的心头,都像是悬着一把刀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落下来。

    那种滋味,旁人都受不了,更何况是尚凌司。

    “爸爸妈妈……”易小灵赶过来的时候,看见的就是这样静默的一幕。

    他们都在安静的守着,没有人敢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她走上前,也乖巧的站在颜灵身边,没有马上说话。

    很快,就见几个穿着绿色无菌服的医生,朝着手术室的方向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人,是严舒瀚……

    他的目光,几乎是一眼,就瞥见了站在颜灵身边的易小灵,下一秒,又若无其事的从她身上移开。

    走上前。

    “尚叔叔,医疗团队的人已经全部赶到了。”

    严舒瀚的话落,他身后就有医生走上前。

    “尚先生,余小姐的情况你是知道的,孩子每过一个月,对她都是一个考验,现在才刚刚开始,如果能顺利熬过去,接下来的几个月,只会更凶险。”

    医生好不避讳的说道,话落,才从专属通道进了手术室。

    楼道里,所有人的站着。

    没有人愿意到旁边的椅子坐下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……

    手术室的灯,一直亮着。

    就连杨舒尘和严舒茉都收到消息,全都赶到了。

    “美丽叔叔……”严舒茉一上来,就扑上前,抱住了尚凌司。

    紧紧的抱着他不撒手。

    “小婶婶一定会没事的,她人那么好,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一直站立着不动的尚凌司,眼球终于转了转,垂眸看她。

    僵硬的抬起手,轻轻的揉了揉她的发顶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只是简单的一个字,却让楼道里的气氛,变得不那么压抑。

    或许,尚凌司也不确定,他只是希望,有人能肯定的告诉他,余心星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严舒茉说出了他最想听见的话……

    余心星这个笨女人,什么不好,心地是真的很善良。

    就算要死,也该是他先死。

    老天不会那么残忍,让她走在他前面。

    她一定会没事。

    “咔擦”

    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,门也在同一时间打开,医生带着口罩,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尚凌司第一个走上前,薄唇翕动了一瞬,却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他活了这么多年,第一次,觉得害怕……

    不敢去听答案。

    “客套话不用说了,直接告诉我们,病人的情况怎么样?脱离危险了吗?”夏长悦见尚凌司一直没有说话,等不及的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了,不过按照她目前的身体情况,我们并不建议继续在留着这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:今天八更完,妖妖是亲妈,重要的事情每天说一遍明天见!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