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原来,她来北街,根本不是来找他的。

    而是跟自己的男朋友约好,出来约会的。

    他从来都舍不得让她哭,可如今,只能看着她为其他男人流眼泪,却束手无策……

    严舒瀚的耳边,仿佛又响起了夏长悦的提醒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缘分,也不能伤害她,更加不要破坏她的幸福。

    是让他成全吗?

    严舒瀚眼底的深情,一点点的褪去。

    眼神变得冰冷。

    双手握着拳,隐忍着,没有让自己上前,只是冷眼的看着,她从男人的手里,接过糖葫芦,笑眯眯的对着眼前的人说谢谢……

    然后抱着糖葫芦串,坐回长椅上,开心的吃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,僵硬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想要离开,可目光,却舍不得从她的脸上移开……

    从她回国到现在,一直躲着他。

    他都快忘了,他有多久,没有好好看看她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比起一年前,更漂亮了。

    可她的美,再也不是为他一个人绽放……

    严舒瀚敛起眸,冷冷的转身,离开的广场。

    易小灵在广场坐了很久,奥德维特立一直陪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好了,谢谢你今天陪我。”易小灵冲着他,投了一个感激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朋友,你不用跟我客气,我倒是觉得,你现在应该担心,你出来一天了,你爸爸会不会已经天罗地网的要找你。”

    奥德维特立揶揄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刚收到消息,你爸爸似乎要见我,你说我到时候会不会被他揍一顿?”

    易小灵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一提起易海音,易小灵的脸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才想起来,自己今天偷溜出来,一声招呼没打。

    要是她爸爸知道,恐怕会直接杀到严家去逮人。

    到时候,严舒瀚就会知道她偷偷跟着他到餐厅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“我爸找你,你绝对不能见,我今天先不跟你说,我先回家,你等我电话,记住,千万不能单独见我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易小灵拎起自己的小背包,转身就朝着路边跑。

    一眨眼的功夫,人就没影。

    车子一开进易家别墅。

    她连口气都不敢喘,就急匆匆的往客厅里跑。

    一路上,她还在担心,易海音会不会已经回来了,可等她走进客厅,发现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的时候,反而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管家,我爸爸妈妈,都不在家吗?”

    “回大小姐,易总和太太都去了医院,尚先生的妻子发生意外,被临时送去急救,他们都已经赶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管家恭敬的回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易小灵怔了怔,才想起,她回来这几天,都没有去过尚家拜访尚凌司。

    “我也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易小灵回过神,就重新挂上包,出了易家。

    尚凌司是个干女儿控,霸道的男人都宠爱女儿,不管是严承池还是尚凌司,从小都对易小灵疼爱万分。

    加上易小灵机灵,又不认生。

    所以就算她跟尚凌司相处的机会不多,可尚凌司还是很疼爱她。

    余心星的事情,她回国之前就听说了。

    本来就想要找机会去探望,没想到第一次见面,就是在医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