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易小灵安静的坐在那里,孤寂的身影,像是被全世界抛弃的孩子。

    下一秒,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双皮鞋。

    一抹高大的身影,将她笼罩住……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抬起头,看清眼前的人,就像是走丢的孩子看见了家人,想也不想的就站了起来,伸手抓过他一只胳膊,哇了一下哭出声。

    易小灵哭的伤心,鼻涕眼泪,全都往奥德维特立的衣袖上擦。

    全然不顾男人错愕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灵,你急急忙忙喊我过来,就是为了借我的衣服擦眼泪?”奥德维特立看着自己已经彻底毁了的衬衫,神色纠结。

    可看见易小灵哭得那么可怜,也不好意思责备。

    抬手就拍了拍她的头。

    “又是为了严舒瀚?既然当初做了这样的决定,你就应该想到,迟早会有这么一天,他没有你,一定会有其他的女人,早晚的问题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奥德维特立以为自己的安慰,会让她好受一点,谁知道,易小灵反而哭得更惨了。

    他想要抱她,易小灵却想也不想的推开他。

    “不让你抱!”

    她答应过小老公,这辈子只给他抱的。

    就算分手了,也不能给其他人抱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大小姐,我不抱你,可你总得告诉我,你到底在难过什么吧,否则我连安慰你,都不知道从何说起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易小灵哽咽着,破碎的声音,从喉咙里发出。

    道理她都懂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,她离开他,他迟早会有更喜欢的人,到时候就会忘记她,去过幸福的日子。

    只要他幸福,她就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可是她今天看见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,才发现,她根本受不了,受不了别的女人站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受不了别的女人占据他的目光……

    一想到从今往后,她都只能远远的看着他,她的心就好痛好痛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知道就算了,哭一顿,发泄一下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不会安慰人?”易小灵嫌弃的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奥德维特立抓起她的手,往自己的脸打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,你就把我当成严舒瀚,狠狠的抽我两下出气好了,这样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“呸!”易小灵破涕为笑,伸手擦掉了眼泪,笃定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我才舍不得打他……”

    要是他在她身边,随便哄哄她,给她买一串糖葫芦,她就高兴了。

    易小灵的目光,落到不远处,卖糖葫芦的小摊贩那里。

    奥德维特立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立时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等我,我去给你买。”

    易小灵在出神,没有注意他在说什么,也没有看到,在她身后不远处,一抹挺拔的身影,静静的站在那里,已经看了她足足十分钟!

    看着她抓着别的男人的手臂,委屈的哭。

    看着她因为男人的一句话,破涕为笑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像情侣一样,闹完别扭,男人去给买她最喜欢的糖葫芦来哄她……

    严舒瀚的脸色,渐渐的变得苍白。

    看着原本属于他的一切,如今都被另外一个人取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