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瀚瀚!”夏长悦一看见他进来,连忙放下手里的茶盏,起身就走到他面前,前看后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都没有看见他身后,眼神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不是出去相亲了吗?人没带回来?”夏长悦抓着他的双臂,抬起头问。

    “妈。”严舒瀚没想到夏长悦要见他,就是为了说这个,他眉心拧了拧。

    “见到人了没有?怎么样,性格好不好?”夏长悦向来开明,孩子的幸福,让他们自己来选择。

    她虽然也想要跟颜灵当亲家,不过如果瀚瀚跟小灵没有缘分,也强求不来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看样子……

    “瀚瀚,你是不是因为小灵在国外交了男朋友,才急着要去相亲的?”

    严舒瀚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回答就是默认了。”夏长悦眼底闪过了然,松开他的手,就走回沙发前坐下,倒了两杯茶。

    端了一杯,放到自己的对面,示意严舒瀚坐下来跟她聊聊。

    “妈妈跟你一样,也很喜欢小灵,我知道,你从小就将她当成自己的小媳妇,一手养大的,可你也要知道,感情的事情,是最不能勉强的,如果两个人没有缘分,就不要强求,更加不要为难自己,我的儿子这么好,一定会有自己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严家和易家,是世交,妈妈不希望,你因为得不到小灵,就做出伤害她的事情,或者是伤害自己的事情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夏长悦不放心的叮嘱。

    严舒瀚太像严承池,父子俩都是霸道的主。

    严舒瀚在腹黑上,更是青出于蓝。

    从小就有过人的天赋,让夏长悦这个妈妈在他面前,都非常有挫败感。

    她就怕,太聪明的人,什么道理都懂,却容易钻牛角尖。

    夏长悦说完,见他一直不说话,也没有逼他,转身就进厨房,给他准备甜点。

    客厅里,只剩下严舒瀚一个人坐着。

    他靠在沙发上,眼神里,闪过一丝落寞。

    他原本以为,听见他要相亲,易小灵一定会出现。

    以她的脾气,要是听说他准备劈腿,应该会打扮得美美的,然后气势汹汹的上门砸场子,当众宣誓主权。

    她不出现,就只有一种可能,她是真的不在乎他,不想要他了。

    他是要听妈妈的话,放手成全她的幸福吗?

    那他呢?

    他的幸福,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嗡嗡……”手机铃响。

    严舒瀚瞥见来电显示,迟疑了几秒,才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哥,情况怎么样?我听说你饭都没有吃,就丢下人走了,难不成,小灵没有去?不应该呀……”杨舒尘惊诧的声音,从电话里传出。

    闻言,严舒瀚的脸色更难看了。

    连解释都懒得解释,就径直的将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拨通了助手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派人盯着易家,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总裁,易小姐刚才出门了,只是我们的人跟到北街,就跟丢了……”助手胆战心惊的回禀。

    “你说她去了哪里?”严舒瀚神经一凛,整个人都嚯的从沙发上坐起来。

    北街,他刚才在的那家西餐厅,就在北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