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要不是因为他是小灵爸爸,没准早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娘俩都护着严舒瀚,就没人护着我,我要离家出走!”易海音委屈的开口,转身就准备上楼。

    “你去吧,你走了,我就带着小灵去相亲,相出去一个算一个,要是我比女儿先有新对象了,你记得回来办离婚手续。”

    颜灵稳稳的坐在沙发上,戏谑道。

    打趣的语气,透着揶揄。

    可刚走到楼梯口的男人,脚步却停住了。

    大步的往回走,走到沙发前,就将她给抱进了自己怀里,用力的抱紧她。

    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你休想!这辈子除了我,你嫁不了其他人了!”

    “那就乖,坐好,别闹了,都多大的人了,不知道的,还以为你是幼儿园里跑出来的。”颜灵语气轻松的调侃道。

    易海音什么都好,平时清冷的像是要他多说一句话会死。

    可一碰见就自己宝贝女儿的事情,就像是魔障了一样,气度全无。

    分分钟能变成一个孩子,还是抢不到糖吃,恼羞成怒的那种……

    劝都劝不住。

    平时颜灵都由着他,是看两个孩子感情好,易海音越捣乱,两个孩子的感情越好。

    易小灵更是一找到机会就往严家跑,跟在瀚瀚身边就一口一个小老公的叫。

    她是从小看着瀚瀚长大的,乐得两个小家伙能看对眼。

    可这一次,她明显看出来,严舒瀚和小灵之间,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神情都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再让易海音捣乱,没准就真的要坏事了……

    她当然要拦着点。

    “瀚瀚,小灵回来了,你又难得过来,今天就留在这里吃饭,我一会儿给你爸爸妈妈打电话,让他们也过来,顺便谈谈你跟小灵的婚事,不是退婚,是找个好日子,正式将订婚宴办一办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颜灵眸光一闪,温柔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灵儿,我不同意!”易海音一下就跳脚了。

    他的女儿还没嫁呢,他就受了严舒瀚这么多年气。

    要是小灵真的嫁到严家,他以后看见严承池,都得被他笑。

    还有严舒瀚,小灵都还没有嫁,就只知道护着他,等嫁了,估计就要将他这个爸爸彻底忘了。

    他光是想想,就觉得自己好可怜。

    可怜的想哭……

    “反对无效。”颜灵轻飘飘的驳回。

    “我才是一家之主,这个家的大事都得听我的!”易海音不甘心的挣扎。

    “我是一家之母,这个家的事是大事还是小事,听我的,女儿的婚事,妈妈操心。”颜灵说完,就没再看易海音,而是看向了严舒瀚。

    严舒瀚的目光,却一直停留在易小灵的脸上。

    如果换作是以前,她听见父母要给他们订婚,应该会开心的直接蹦起来,扑进他怀里,抱着他撒娇吧?

    可从颜灵刚才那句话落,她的脸色,就苍白的像是一张白纸。

    就连身侧的手,都紧紧的抓着衣摆,指尖都用力的变成了白色。

    紧紧咬着唇,眼神惊慌,像是在害怕。

    她在害怕什么?

    他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