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不是想要知道我准备做什么,我现在就告诉你!”严舒瀚霸道的启唇,加深了这个吻。

    他不是第一次亲她,却是第一次强迫她。

    易小灵从来不是扭捏的人,她喜欢就会主动,从来都是她看见他,就会扑上来,抱着他就猛亲。

    现在,他的吻,只会让她抗拒

    严舒瀚一晃神,易小灵已经伸手推开他,朝着他扬起手。

    这一巴掌,严舒瀚是完全可以躲开的,可是他没有,他就静静的站在那里,目光直视她愤怒的脸。

    等了几秒钟,她的手依旧没有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要打我,怎么停住了?”严舒瀚扣住她的手腕,将人拉到自己面前,垂眸盯着她惊慌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易小灵,你要是真喜欢别的男人,刚才那一巴掌,就应该毫不犹豫的扇下来,然后骂我流氓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她的风格。

    她是出了名的小魔女。

    除了在他面前会收起自己的小爪子,平时就是一只小野猫,谁都管不住。

    曾经,他问过她,为什么在他面前会乖。

    她想也不想就回答:“因为我喜欢你呀!”

    因为喜欢,所以她对他,从来都跟其他人不一样。

    也只有他,能让她妥协。

    可如今,这样的特权,她准备收回了吗?

    就因为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“男朋友”?

    “小媳妇,你是在怪我,这一年,没有出国去找你?”严舒瀚扳正了她的小脸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知道,我不是不想去,是担心我追得太紧,易叔叔一生气,会将你藏得更严实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在等你回来,你已经成年了,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?”严舒瀚长指抚过她的脸颊,语气宠溺的道。

    他们说好了,等她成年,就要正式订婚。

    只要她一满二十岁,就马上结婚。

    她是他的小媳妇,这辈子,只能嫁给他一个人

    严舒瀚捏着她下巴的手,无声的收紧。

    “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是爱情”易小灵缓缓的抬起头,身体绷得很紧,冷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知道吗?”严舒瀚一皱眉。

    “对,因为我遇见了奥德,是他教会我,什么才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,瀚哥哥,我一直都只是将你当成哥哥。”

    易小灵咬着唇,不敢去看严舒瀚的眼睛。

    可他抓着她的手,却用力的扳正了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遍!看着我的眼睛,再说一遍!”严舒瀚单手掐住她的下颚,眼神变得森冷。

    哥哥

    她一直当他是哥哥。

    还有比这个更可笑的事情吗?

    他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,她打出生,就喜欢黏着他。

    他明明只比她大四岁,可是为了照顾她,什么都愿意学。

    她会说话开口喊的第一声,不是爸爸妈妈,而是抓着他的衣角,奶声奶气的喊“抱抱”。

    当时所有人都愣住了,以为她喊的是“爸爸”。

    易海音还激动了半天,想要去抱她,结果被她嫌弃的推开了,紧紧的抓着的衣角,又重复了一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