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就在他们都以为,严舒瀚要发怒的时候,他挺拔的身影,却从她身边,冷冷的擦身而过,进了旁边的洗手间。

    呼

    包间里的人,都不自觉的吐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刚才严舒瀚走过去的时候,他们的脑子里,第一反应都是万一严舒瀚动手,他们该帮谁

    可想想严舒瀚曾经那么疼易小灵,怎么可能舍得对她动手。

    他们脑洞都开得太大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包间里的气氛,真的是越来越诡异了

    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最后目光都落到了杨舒尘和严舒茉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突然想起来,我还有公司的事情没有处理,我先走了”杨舒尘一见情势不对劲,抓过自己的外套,趁着严舒瀚在洗手间没有出来,就脚底抹油,溜了!

    只剩下严舒茉,面对大家的目光,她也觉得头皮发麻,想要跑。

    可今天是她组的局,人都是她请来的,她跑不了呀

    只能硬着头皮上前,拉住了易小灵的手。

    凑到她身边,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,问她。

    “小灵,你是来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你平时闯什么祸,我哥哥都能替你担着,但是今天这事,可不是能开玩笑的,你别看我哥一副不在乎的样子,他估计早就憋一肚子火了,你这是死罪,你知道吗!”

    严舒茉急得快火烧眉毛了。

    亏得易小灵还一副平静的样子,真是皇帝不急,急死太监!

    “我没有开玩笑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敢带男人来?你信不信,等一下我哥忍不住发作了,第一个就是杀了你那个男朋友,还是五马分尸,碎尸万段那种!”

    严舒茉忍不住低吼。

    从小亲自养大的小媳妇,才分开一年,就被别人给撬了墙角,换做谁,都得急眼了。

    易小灵居然还敢将人带过来!

    这不等于找死吗?

    严舒茉还想说什么,就见洗手间的门,重新打开了。

    严舒瀚从里面走了出来,包间里,就又变得安静。

    严舒茉不敢再多说什么,只能给易小灵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,就转身扑进了白臣亚的怀里。

    她原本还想介绍白臣亚给易小灵认识认识的,可看这情况,他们今天都能活着走出这里,已经算是奇迹了

    还是先想想,要怎么保住小命吧。

    她还没有跟白臣亚结婚,她不想死

    “我跟灵,是在学校认识,准确的说,是不打不相识。”一看见严舒瀚出来,刚才一直没有说话的奥德维特立,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大家微微一愣,才反应过来,他是在回答刚才有人问的问题。

    可听见他的说法,又忍不住追问。

    “不打不相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灵是我见过的东方女孩子里,最暴力的一个,第一次见面,就将我当成了调戏她的流氓,揍了一顿。”

    奥德维特立回想起两个人最初见面的场景,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温柔的目光,朝着易小灵看过去。

    易小灵却没有看他,而是一直在看着严舒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