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距离订婚宴,一晃就是三天过去了。

    严舒茉找了个机会,重新联系了易小灵。

    “我订婚那天,都没有看见你,要不然你出来吧,我们在包厢见,正好一起吃个饭,还能去唱歌,你都没有见过我未婚夫呢!”

    严舒茉抱着手机,提心吊胆的装着若无其事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话,还要一边扭头看着就坐在她对面的严舒瀚。

    要不是白臣亚一直抱着她,她这个时候,早就紧张的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等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她才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哥哥,小灵答应了,不过她说她要去机场接一个人,不跟我吃饭了,等会儿接到人,直接去唱歌的包间跟我们汇合。”

    “”严舒瀚拧着眉,没有马上接话。

    半响,才点了点头,拿过沙发上的西装外套,就提步离开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见严舒茉还坐在沙发上,回过头。

    “不是约了见面,还不走?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去?”严舒茉愣住了,抬手就指着自己的小鼻子。

    她以为,她的作用,就是帮哥哥将易小灵骗出来。

    怎么现在,连她都有份吃饭。

    “傻瓜,你不去,易小灵一来,不就知道自己被你哥骗了?”白臣亚嘴角一勾,了然的看了严舒瀚一眼,牵着茉茉,就提步跟着严舒瀚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正好今天周末,他也没事。

    刚好去看一看,能收服严舒瀚的女孩,是什么样

    “茉茉,打电话叫上三儿,顺便还可以再约几个好朋友,人越多,越好。”白臣亚走在后面,压低了声音,提醒自己迟钝的未婚妻。

    严舒茉虽然不懂是什么情况,但是她相信白臣亚。

    他说的话,自然有他的道理。

    等他们吃完饭,抵达唱歌的包间时,已经从一开始的三个人,变成了十个人。

    除了杨舒尘,还有几个都认识的朋友。

    杨舒尘向来是个会玩的,有他在不怕气氛不活跃。

    一拿起麦克风,一首激情的歌曲,就如同原声音乐碟一样,响在包间里。

    就连严舒茉,都被带动的唱了好几首。

    只有严舒瀚,从进了包厢开始,就一直坐在最沙发上,单手支着头,斜靠在沙发的背垫上,目光直勾勾盯着包间的门。

    似乎是在猜测,他等的人,什么时候会出现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。

    易小灵迟迟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知道,她个性虽然随意,但是很遵守承诺,一旦答应会来,就不会随随便便放人鸽子。

    她应该会出现的,他不能急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包间的门,终于被人从外面推开。

    严舒瀚一瞬间就从沙发上坐直了身体,可下一秒,却瞥见走进来的,是来添茶水的服务员

    不是她。

    严舒瀚的眼神,瞬息变得阴沉。

    重新靠回沙发上,正要闭上眼睛,眼角的余光,就瞥见一抹身影,出现在他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他的小媳妇!

    “小灵,你来了!”

    不等严舒瀚有反应,正拿着麦克风的严舒茉已经激动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丢下麦克风,就朝着门口的人扑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