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可等他冲到房间里,看见的只是掉落在地上的相框。

    他以为会出现的人,却没有了踪影……

    跟在他后面的管家,看见房间里的情况,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“严少爷,我家大小姐刚才确实回来过,可她只是放了东西,就走了,没有说她要去哪里。”管家瞥见严舒瀚不愉的脸色,没敢多说。

    心想反正易小灵也不在,就悄无声息的退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卧室里,只剩下严舒瀚一个人。

    锐利的目光,死死的盯着掉在地上的相框。

    那是原本放在他房间里的东西,他视如珍宝的相片……

    此刻,被随意的放在桌子的边缘。

    他刚才听见的那道声音,就是相框从桌子上掉下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走上前,弯腰将相框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照片上,女孩粉嘟嘟的小脸蛋,他嘴角扯出一抹宠溺的笑容,用指腹擦干净了相框沾上的灰尘,才重新放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扭头打量起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她离开一年,他也一整年没有来过这里。

    假装这只是他们约定好的,等她回来,就正好成年了,他们就算不能马上结婚,也可以先订婚。

    以为只要她回来,他们就会像以前一样。

    以为……

    一切都跟他以为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她躲着他。

    就跟一年前,她出国的时候一样,无缘由的躲着他。

    他甚至都没有来得及送机,她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他收到消息赶去机场的时候,她的航班已经出发……

    严舒瀚面色铁青,双手握拳,捏的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看着空荡荡的房间,心口像是被塞了一团棉花,连呼吸都变得难受。

    将桌子上的相框,重新带上,只留了一张纸条在桌子上,严舒瀚就离开了易家别墅。

    就在他走出房门门口之后,一直安静的房间里,紧闭的衣柜门,忽然缓缓的从里面打开了。

    探出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瓜,旋即,易小灵整个人,就都从里面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漂亮的脸庞上,还透着一丝惊慌。

    只差一点点……

    差一点点,就被抓到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知道他很在乎那些照片,故意将照片随意的丢在桌子上,惹他生气离开,恐怕他在多留在房间里几分钟,就会察觉到房间里还有人。

    易小灵站在衣柜前,半响,才提步走到桌子前,看见原本放在上面的相框,如今已经不见了,眼底有些懊恼。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才偷出来的,这会儿又被没收回去了。

    心塞!

    瞥见被压在桌子上的纸条,她伸手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扫了一眼,脸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这是我的东西,想要,就当面找我要,我给你。

    他猜到,她是故意躲着他了,所以才将相框拿走的吗?

    易小灵拿着纸条,就坐到了床上,眼神有些黯淡,盯着纸条上苍劲的笔迹,一如他霸道的性格,她忍不住摸了一遍又一遍。

    从他的字迹,她都能感觉得到,他生气了。

    如果她现在去找他,他应该会先抽她一顿,她能去吗?

    易小灵眸光闪了闪,拿出手机,给严舒茉编辑了一条短信……

    :妖妖今天是边写边更,每天至少八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