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记得,他离开之前,没有拉窗帘,怎么这会儿,阳台的窗帘,拉上了一半?

    拉上的窗帘,正好是阳台能站一个人的宽度……

    严舒瀚眸光沉淀出一抹了然。

    人也不急了,走到桌子前,就拉开椅子坐下来。

    长指在桌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。

    半响,才幽幽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小媳妇,你拿了我桌子上三个相框,是准备让我有借口,去易家找你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刚出生的时候,是笑得花痴了一点,不过胜在长得好看,所以没那么丢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抱着我大腿,非要跟着我,却摔个狗吃屎的事情,我不会告诉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米糊吃到鼻子里,等将来我们的女儿出生了,万一智商随你,我可以安慰她,你看你妈妈当年有多笨。”

    严舒瀚慢条斯理的启唇。

    他语速很慢,语调透着揶揄。

    以他对易小灵的了解,她要是真的在阳台,这会儿估计已经气炸了,恨不得扑出来,咬他两口。

    就算能忍,也忍不了一分钟。

    他不急,慢慢等着。

    一分钟过去了。

    两分钟过去了。

    将近十分钟的时候,阳台上的人还没有出来,严舒瀚就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俊逸的身影,嚯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提步就朝着阳台走过去,伸手扯开了窗帘。

    目光落到窗帘后面,却看不见一个人。

    只有地上浅浅的脚印,证明这里曾经站过人!

    严舒瀚子瞳一紧,迅速的移动到阳台的边缘,只见阳台的护栏上,有被人抓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顺着外墙的下水管道,就一路爬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该死的,她居然溜走了!

    严舒瀚脸色瞬间变得铁青。

    他们一年没见,她回来了,就是来偷走他几个相框,连他一面都不见,就走了?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要是她给不出他一个合理的理由,他就将她吊起来,打的屁股开花!

    他刚才进房间的时候,房间里肯定还有人。

    她是听见他回来的声音之后,才离开的,按照严家庄园的面积算,她就算是用跑的,这个时候,最多也就是跑到靠近门口的位置!

    严舒瀚眸光一暗,从裤袋里拿出手机,迅速的拨通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通知下去,所有的出口,都给我盯紧了,不许让一个人出去,有人问起来,就说是我丢了重要的宝贝,正在调查!”

    严舒瀚挂了电话,就出了卧室,朝着别墅的监控室里走。

    他还不信,小媳妇是他一手养大的,居然还能在他眼皮子底下,给逃跑了……

    “大少爷!”

    监控室里的保镖,一看见严舒瀚,都齐刷刷的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将一个小时内的监控,都给我查一遍,看看那个门,有人进来过。”严舒瀚朝着保镖,不假思索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,最多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之前,订婚宴还没有开始,严家的别墅里,还有人走动。

    是茉茉的订婚宴开始之后,别墅才空了。

    如果他是小媳妇,想要溜进来。

    那么最合适的时机,就是订婚宴开始的时间,所以,肯定在这一个小时之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