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什么忙?”严舒茉一愣,有些困惑的看他。

    在她的眼里,哥哥就是神祗一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从来都是严舒瀚保护她,照顾她,哪里会有他搞不定的事情,还需要她帮忙

    这简直比天下红雨还惊人!

    “这件事,慢点我再跟你说,我今天过来,不是找你的。”严舒瀚越过了这个话题,妖冶的眸,扫向了白臣亚。

    “哥哥,白臣亚刚做完检查,医生说他伤得可重了,现在经不起打的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揍他。”严舒茉着急的话,还没有说完,严舒瀚已经打断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都说女生外向,这婚都没有订呢,就胳膊肘往外拐了。

    他原本没想揍白臣亚,可现在看着最疼爱的妹妹,眼里只有其他人,他突然很想揍白臣亚一顿了!

    “茉茉,你先出去,哥哥有话要跟他说。”

    严舒瀚抬手就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小脑袋,朝着门口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”严舒茉不放心的看了一眼白臣亚。

    见白臣亚也用眼神示意她先出去,才往外走。

    是哥哥说服的爸爸,让他们订婚,哥哥应该不是很讨厌白臣亚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严舒茉就安心的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p病房里,只剩下两个出类拔萃的男人,在对峙。

    白臣亚受了伤,只能躺着,从站位上来看,他现在有点吃亏。

    刚准备撑起身,想到眼前的人是严舒茉的哥哥,他就算是能打得赢,也不能动手。

    更不要说,严舒瀚的身手,他没受伤都不一定能打赢,现在成这样了,可以直接放弃挣扎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白臣亚眸光闪了闪,直接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会同意你跟我妹妹在一起,不是因为你。”严舒瀚敛起锐利的黑眸,走上前,拉开了床边的椅子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挺拔的身姿,坐在医院的椅子上,显得椅子有些小。

    修长的双腿,优雅的交叠,随便的一个动作,都透出高贵。

    严舒瀚打量了白臣亚几眼,才重新开口。

    “茉茉她从小古灵精怪,看似呆萌,其实是个很通透的人,她会喜欢你,一定有她的道理,但是我今天来是告诉你,别以为你仗着茉茉喜欢你,我就不敢收拾你,要是你以后敢欺负她,或是让别人欺负她,我都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严舒瀚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他小时候没有爸爸,妈妈要照顾外公外婆,能跟他做伴的,只有一个妹妹。

    他们同一天出生,只差了几分钟。

    双胞胎之间的默契,从小就跟别人不一样。

    加上他们都是早产儿,可他没事,茉茉的身体却从小就比不上同龄人,医生说,是因为他这个哥哥,抢了妹妹营养的缘故。

    严舒瀚总是心疼妹妹,恨不得能将这份亏欠补给她。

    原本还担心,她太单纯,以后容易被欺负。

    可现在,看白臣亚的能力和霸道,都不输给他,不会允许别人欺负茉茉。

    他只担心,茉茉不会被白臣亚欺负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能让她幸福,我也不会放过我自己。”白臣亚只一怔,就不假思索的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