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她刚才好像听见白夫人说什么青梅竹马……

    谁?

    她跟白臣亚吗?

    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他们小时候压根都没有见过面,更不用说认识。

    白夫人意识到什么,没有再开口说话,而是让白总赶紧推着她离开。

    偌大的病房,一下就空了下来。

    就连空气里的气息,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白臣亚,伯母刚才的话,是什么意思?她是在说我们吗?”严舒茉看着迅速消失的白总和白夫人,指着自己的鼻子,一脸茫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小时候认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白臣亚身体僵硬的坐在病床上,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他现在刚被严承池揍了一顿,实在不是坦白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万一茉茉生气了,要揍一顿,他未必扛得住。

    万一她生气了,扭头就跑,他现在半残废的状态,也追不了……

    至于她欣喜若狂,高兴的扑进他怀里,跟他相认的可能性,他还是不要想了。

    这种种不利的前提因素放在这里,他实在没有勇气开口坦白。

    可不说,现在知道这件事的人,不止他一个人,如果不小心,让茉茉从别人嘴里听见了……

    “茉茉,还记得我跟你说过,我经常会梦见一个小女孩吗?”白臣亚沉吟了片刻,幽幽的启唇。

    他的话落,严舒茉立时想起了,他们上次没有聊完的话题。

    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。

    她只是问他妈妈刚才说了什么,他好端端的,提起他喜欢的那个女孩做什么?

    难不成他都喜欢那个女孩,喜欢到连他的家人都知道了吗?

    “我从来都没有跟别人提起过,那个小女孩的样子,因为我根本看不清她的样子,她只会出现在我的梦里……”

    白臣亚薄唇微启,磁性的声音,透着一些不安,双手紧紧的抓着严舒茉的手。

    害怕她听出什么,会不听他说完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,一个看不清样子的人,我为什么每次做梦,都会梦见?我跟你一样,也觉得很奇怪,这些年,不是没有尝试过,去寻找答案,可每次检查的结果,医生都会告诉我,我的身体很好,没有任何毛病,经常梦魇,应该是因为用脑过度,或者是小时候经历过不好的事情,留下的心理阴影。”

    白臣亚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当时听完医生的话,第一反应,就是联想到了他母亲跟他说过,他小时候经常被绑架。

    就理所当然的以为,是因为受过惊吓,自觉的将一些不好的事情忘记了。

    没有再深究。

    遇见严舒茉之后,梦境更是离奇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他更加肯定,那些都是不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消失了更好。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?”严舒茉眨巴了一下眼睛,有些不明白的看他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!那不是心理阴影,那是我童年,最美好的记忆!”白臣亚语气坚定的反驳。

    闻言,严舒茉的脸色,更加难看了。

    他从小就有个喜欢的人,这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现在还当着她的面,说那是他最美好的回忆,是被打晕头了,还是太生气了,准备跟她分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