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我不会。”严舒茉看着他青一块紫一块的俊脸,一开口就哽咽了。

    “白臣亚,对不起”

    “不要跟我说对不起,我只要能娶你,就是被你爸爸再揍一顿,也没事。”白臣亚飞快的解释,语速太快,扯到嘴角的伤口,疼得倒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医生让你休息,你赶紧别说话了,让护士给你上药。”严舒茉刚要起身,白臣亚就固执的攥着她的手腕不放。

    他眼神里的意思很明白。

    他不要护士,他只要她

    “那你躺好,先不要动,我问问护士怎么弄,我学着。”严舒茉心疼的拧了热毛巾,给他擦脸。

    听着护士的话,先给他的伤口消了毒,然后才用棉签,细细的给他涂上药膏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干过这个,不是很熟练,可能会有些疼,你忍忍。”严舒茉看着他变成熊猫眼的眼眶,红肿的颧骨,还有破皮的下巴

    药膏擦着擦着,眼眶就红了。

    咬着唇,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“茉茉”白臣亚一愣,旋即,从床上坐起来,伸手就将她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白臣亚,不要怪我爸爸好不好?爸爸他从小就很疼我,小时候我生病,他着急的几天几夜都不睡觉,就一直守着我,担心我出事,他累得病了,都不肯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爸爸不是坏人,他只是担心你欺负我,想要对你凶一点,这样以后你就不敢欺负我,他不是真的要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严舒茉扑进白臣亚的怀里,紧紧的抱着他不放。

    拼命的替严承池解释。

    她很爱爸爸,她不希望白臣亚因为这件事,跟她爸爸有什么误会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,我没有生气。”白臣亚看着她哗啦啦的眼泪,心疼的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抱着她,用力的揉着她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见严舒茉还在解释,低头就堵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尝到她嘴角咸涩的泪水,刚要加深这个吻,就扯到了脸上的伤,忍不住倒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能先松开她。

    该死的!揍一顿没事,可他得要恢复一段时间,才能痊愈。

    这不能吃肉就算了,现在连亲亲抱抱都成问题了,这半个月,得多难捱?

    “白臣亚,是不是很痛?我给你擦药”严舒茉回过神,手忙脚乱的去拿棉签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也没有怪你爸爸,他这么疼你,我抢了他的宝贝女儿,他只是揍我一顿,算客气的。”白臣亚扣住她的手腕,将她重新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下巴抵在她的发顶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他是认真的。

    他的茉茉,是天底下最好的女孩。

    老天能让他遇见她,已经是这辈子最大的幸运,只要他们能在一起,要经历什么磨难,他都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会记恨。

    更何况,严承池这一动手,如今消息也传开了,反倒是好事。

    “你都被打成这样了,还笑得出来?”严舒茉盯着他嘴角的笑容,错愕的眨巴着大眼睛。

    这笑容,怎么跟白总和白夫人当时的反应那么像?

    好像在算计什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