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舒茉:“”!!

    说谎的时候,被当众拆穿怎么办?

    是继续装傻,还是拔腿就跑?

    严舒茉看着夏长悦手里的红糖水,抓着严承池衣角的手,缓缓的松开了。

    目光朝着客厅的出口瞥了一眼,在心里默默的计算着要从哪里跑,可以跑得快一点

    脚丫子刚一动,严承池没拦她,一旁的白臣亚,倒是先冲了上来,紧张的将她抱了起来,就放回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双手镬住她的肩膀,一脸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你肚子不舒服,怎么不早说?是不是动了胎气?很难受吗,我们去医院看看”

    白臣亚说完,就准备吩咐人安排车。

    俊美的脸庞上,全是掩饰不住的害怕。

    整个人,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,可是他脸的轮廓,却绷得很紧,像是不会笑了一样。

    就连抱着茉茉的手臂,都莫名僵硬。

    一举一动,都透着说不出的诡异

    严舒茉看着他认真的双眸,终于确定,他不是在配合她演戏,是真的相信她怀孕了。

    他这是高兴过了头,还是吓傻了?

    “白臣亚”严舒茉张了张嘴,想要说什么,瞥见也在看着她的严承池,一时又不敢说了。

    “是呀,身体不舒服,怎么能忍着呢,更何况现在还是肚子痛。”白夫人一听见夏长悦的话,也跟着急了。

    推着上前,就让白臣亚赶紧送茉茉去医院检查。

    “什么胎气?为什么要去医院?”夏长悦端着红糖水走上前,看着客厅里个个神色紧张的人,错愕的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只不过是生理期,有些不舒服而已,至于兴师动众去医院检查吗?

    茉茉虽然是严家大小姐,可是从小到大,都没有这么娇气过

    更诡异的是,茉茉肚子不舒服是因为生理期,怎么会跟胎气扯上关系?

    夏长悦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红糖水,又抬头看了一眼白家人紧张围着的茉茉。

    整个人都傻眼了!

    谁来告诉她,现在是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药?茉茉怀孕了,不舒服可不能乱喝药,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,比较安全。”白夫人瞥见夏长悦手里的水杯,连忙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药,只是红糖水。”夏长悦话落,就见白夫人一愣。

    客厅里的男人,或许还不懂,可是她是女人,自然很清楚,什么时候会需要喝红糖水。

    “你们刚才在说什么,茉茉怀孕了,怎么可能?”夏长悦回想起白夫人刚才的话,也是猛地一愣。

    两个人对视了一眼,然后,齐刷刷的扭头看向被白臣亚按在沙发上,想跑都来不及跑的严舒茉。

    严舒茉:“”!!

    她如果现在晕过去,会不会死的没那么惨?

    严舒茉努力的朝着夏长悦眨眼睛。

    妈妈,不要这么快拆穿她,她会被爸爸打死的

    “严舒茉,你给我过来!”严承池低沉的声音,蓦地响起,眼神冷的像是要将方圆十米都冰冻起来。

    严舒茉身体顿时僵住了。

    她努力的往白臣亚的怀里蹭,握紧拳头,就往他的胸口捶了一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