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看着坐在轮椅上的白夫人,眉心拧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男人之间的较量,就不该牵扯上女人。

    这让他想要收拾白臣亚,都得顾忌三分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就是当年的小男孩,你欠茉茉的东西,也不是有意不还,可如今,是你白大少爷,亲口说了,宁可娶一个一无所有的女人,都不要严家大小姐,要是我真同意了这门婚事,不是让人笑话我严承池的女儿嫁不去,非要硬塞给你们白家吗?”

    严承池薄唇微启,声音阴测测的。

    当初他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,气得差点没上门杀人。

    如今白家只是来认个错,说几句无关痛痒的话,就想要拐走他的小公主,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?

    没门!

    他的小公主,嫁给谁,都不会嫁入白家!

    “我记得严总当时说过,只要我白家的大少爷,亲自上门求娶,就同意这门婚事,难不成,堂堂的严家家主,说出来的话,可以不算数?”

    一直沉默的白总,蓦地开口。

    丢出来的一句话,顿时将主动权,掌握到了白家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是以为……”严承池差点脱口而出什么,旋即回过神,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以为什么?以为臣亚绝对不会答应,所以故意放出这个条件,是为了膈应白家,想要看白家内斗?”

    白总眸光微微一闪,替他补充道。

    他们是同一种人。

    换作是他的女儿被人这么欺负了,白庭东自认为,不会比严承池冷静,可能对付白家的手段,会更加雷霆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这回也是瞎猫碰见死耗子,正好严承池的话,给了他们上门提亲的机会。

    而且不止是白家大少爷亲自过来,就连白家家主和夫人都来了。

    面子里子,都给足了严家。

    严承池就算不为了两家的关系和战略合作,也应该要考虑自己女儿的终身幸福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没有想到,白庭东会拿他当初说的话来堵他。

    他确实说过,只要白家大少爷亲自上门求娶,他就答应这门婚事。

    现在白家的人都来了,他要是临时反悔,严家一点上风都不占……

    刁难不了白家不说,连自己的基本气度,都要丢了。

    可让他就这么答应白家,将他的小公主嫁出去,他心里,怎么有点不是滋味?

    好像自己从小呵护着长大的小白菜,被人拱了,还是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……

    十八年前就被拱了……

    心塞呀!

    非常心塞呀!

    塞的喘不过气,不揍白臣亚一顿,这病是好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不能反对这么婚事,我可以。”一道冷鸷的声音,蓦地从客厅外传了进来。

    客厅里的人,齐刷刷的抬起头,就看见尚凌司踱步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身的红色西装,桀骜邪魅。

    狭长的桃花眼,微微一眯,折射出冷酷的光色。

    一出现,就是非常强势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茉茉是我的干女儿,她手上百分之五的严氏集团股份,就是我转移过去的,她的婚事,除了严承池可以做主,我也可以做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