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这下好了,她是真的在地上滚了一圈,不用解释了。

    呜呜,屁股好疼……

    “你爸爸他刚才有事情要跟你美丽叔叔说,就忘了让人告诉你,没事了,有妈妈在。”夏长悦将她拉到身边,一语双关的道。

    闻言,严舒茉顿时明白,她偷溜出去的事情,还没有穿帮!

    整个人都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乖乖的跟着夏长悦,出了尚家。

    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白家的人,离开市了没有?”一坐到车上,严承池就扭头看向开车的金特助,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一听见是跟白家有关的事情,严舒茉顿时就想起了,被她丢下的白臣亚。

    她刚才都还没有听他说完话呢。

    心里虽然还因为那个小女孩的事情,憋着一股气,可是看见严承池问起白家,还是不自觉的竖起耳朵,生怕错过一点消息。

    “属下让人去查了,白家的人都还没有走,一直留在别墅里。”金特助恭敬的回禀。

    “没有走……白庭东也没有走?”严承池眼神里,闪过一丝意外。

    他的话,都已经说的那么明白了。

    况且那天,他看得很清楚,姓白的臭小子,一听见茉茉有喜欢的人,那脸色,要多难看有多难看。

    不难看出,他深受打击。

    这样都没有退却?

    倒是他小看他了……

    看来,他还得准备大招。

    严承池敛起眸,牵过夏长悦的手,抓在自己的手心里,就开始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他睡得着,严舒茉却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。

    她今天本来是出去问白臣亚,她爸爸跟他说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可没想到会出了意外,到现在,还没有弄清楚是什么回事。

    她爸爸却在问白家是不是离开市了。

    严舒茉心急的想要问,可是严承池像是一早就猜到她的反应,回去的路上,一直闭着眼睛睡觉,她根本找不到机会。

    “唰”车子在严家庄园的大门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严承池刚准备推开下车,就见金特助错愕的惊呼。

    “大门前的人,好像是白家的人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车上的几个人,齐刷刷的愣住了。

    扭头看向严家庄园的门口,发现一辆奢华的豪车,就听在那里。

    车上的人,都已经下来了,就站在车子旁边。

    就连一直没有露面的白夫人,都亲自来了,就坐在轮椅上……

    一脸笑意,朝着他们的方向,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伯母……”

    严舒茉没想到,白夫人会亲自过来,还提前在门口等他们回来。

    她腿脚不方便,身体还不好……

    白臣亚怎么会让她过来?

    严舒茉一回过神,第一个推开车门,就朝着白夫人跑过去!

    跑到白夫人身边,才注意到,她的轮椅后面,站着一个儒雅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尊贵无华,强大的气场,却让人无法忽视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白臣亚的爸爸?

    他们一家都来了……

    “茉茉,快来让伯母好好看看,才多久没见,又变漂亮了。”白夫人拉着她的手,就随意的指了指身后的白总。

    “那是臣亚的爸爸,我们今天过来,是正式上门提亲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