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白臣亚着急的开口。

    他的话落,严舒茉反而愣住,扭头看向他,眼神里,有着困惑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对那个小男孩的事情,这么感兴趣?说得好像你们认识一样……”严舒茉嘟哝了一声,旋即,嚯的从他怀里出来,坐到他对面,一脸的警惕。

    “我正问你喜欢的那个青梅竹马呢,你都没有跟我解释,就一直追问我小时候的事情,是不是想要转移话题?”

    她差一点就上当了!

    白臣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是在转移话题,他只是在做评估。

    如果他承认了当年的事情,是会被打一顿?还是被打一顿?还是被打一顿?

    结果,好像已经没有悬念了……

    那他到底还要不要承认?

    “白臣亚,你真的有一个喜欢很多年的女孩,那如果,那个人出现了,你是会喜欢她多一点,还是喜欢我多一点?”

    严舒茉扑上前,双手抓住他的衣襟,想也不想的问道。

    她晶莹的双眸透着不安,白皙的脸庞上透着自然的红晕,紧张的咬着唇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有喜欢过其他人,从头到尾都只是她。

    小时候很喜欢的小女孩,还有长大后爱的人,都是她。

    他的心里,已经腾不出一点点的位置,去容纳其他人。

    他要怎么告诉她,他当初会不告而别,是笃定了会回去找她。

    甚至做好了,要陪她一起长大的准备……

    可他失约了。

    他将她忘了,一忘就是十八年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他没有想过的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?还是在你心里,就算她没出现,就已经比我重要了……”严舒茉说着,眼眶就红了。

    恋爱的女人,都容易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她已经很努力的不去吃醋了,只要他开口说一句最爱的人是她,她就相信他。

    可是他连一句这样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茉茉,不是这样的,没有别人……”白臣亚着急的想要解释,可严舒茉的手机却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突兀的铃声,瞬间就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也打断了他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勇气。

    “你先接电话。”白臣亚松开手,低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严舒茉刚想说什么,瞥见手机上的来电显示,一下就从床上蹦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爸爸!是我爸爸电话……怎么办怎么办?我要接吗?”严舒茉抱着手机,绕着房间跑了两圈,都没敢接起来。

    眼睁睁的看着手上的电话挂断了。

    连忙拨通了夏长悦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刚才没听见手机响,你在哪里?我马上就过去跟你汇合!”严舒茉一见电话接通,忙不迭的开口。

    她自动的将罗吉欣想要绑架她的事情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答应了罗吉欣,只要她肯改过自新,不再作恶,她可以不计较今天的事情,可如果让严承池知道了,这件事,就没那么容易善了了。

    不止罗吉欣,恐怕连罗家都要倒霉……

    严舒茉挂了电话,顾不上追问白臣亚刚才想要说什么,就急忙忙的抓起随身包,往门外跑。

    一口气出了公寓,下楼拦了车,赶往尚家别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