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不要偷我的蛋糕……”严舒茉在做梦,突然轻声的呓语。

    白臣亚脸色一下就变了。

    她连梦里,都在提防着有人偷她的蛋糕,是因为他当年留给她的心理阴影吗?

    “我当时不知道,我会忘记你,如果我知道,我一定不会不告而别。”白臣亚伸手轻轻的抚上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如果他知道,他会忘记她,他一定会将他的名字,写满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还会给她留自己的地址。

    这样即使他将她忘了,她也可以来找他……

    他们之间不会错过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他可以陪着她,青梅竹马,然后从公主裙,穿到婚纱……

    白臣亚静静的看着她,一看,就看到了她睡醒。

    “醒了?胸口还难受吗?”白臣亚见她睁开眼睛,就将她从怀里抱起来,上下检查了一遍。

    虽然医生说她没事,可是她跑了那么远的路,脸色还是有些雪白。

    “难受。”严舒茉睡了一觉,脑子总算清醒了过来,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蓦地蹦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一听见她说难受,白臣亚立时变得紧张。

    一跃就翻身下床,伸手抓过外套,就准备抱着她去医院。

    “不是胸口难受,是心里难受。”严舒茉按住了他的手臂,幽幽的启唇。

    他还没有跟她解释,她今天看见的那个女人是谁。

    他们为什么会孤男寡女的在一起?

    连门都没有锁,就急着脱外套,躺在榻榻米上……

    要是她去的晚了一步,他们还准备做什么?

    他还说他有洁癖,不喜欢除了她以外的女人碰他。

    可是她看他当时就被碰的很开心,有人给他按摩,还陪他聊天,他睡得很香,哪里还记得自己是有女朋友的人,要跟异性保持距离!

    生气!

    严舒茉抬起头,瞪了他一眼,娇小的身子,往床里面挪了挪,避开了白臣亚想要抱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茉茉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等你解释,你不说话,我就当你默认。”严舒茉眨巴着大眼睛,定定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她跑的时候,他追的那么紧张。

    现在她不跑了,他又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难不成,他真的跟那个女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?

    严舒茉看着他心虚的脸色,心一点的沉了下来,声音有些哽咽。

    “罗吉欣说,你有一个喜欢了很多年的女孩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不等她的话说完,白臣亚就蓦地开口,打断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对上她震惊的双眸,他艰难的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“茉茉,这件事,说起来话长,我需要好好的组织一下语言,来跟你解释。”白臣亚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不会说话了一样。

    迟疑了半响,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小时候,发生过一些不好的事情,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,我妈妈的腿疾,是因为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跟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有什么关系?”严舒茉瞥了他一眼,一脸你别想糊弄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出轨。”白臣亚着急的举手保证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躺在一起,是在做什么?我都看见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躺在一起,她只是在替我催眠!”白臣亚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-

    ps:今天八更完!明天见!(o)/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