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们之间,从来都没有第三者。

    他就是她一直在等的人,他也从来没有忘记过她。

    就算脑子忘记了,他的梦里,依旧有她……

    谁都不能伤害他的茉茉,连他都不可以!

    白臣亚抓紧了方向盘,油门一踩到底,车子就像离弦的箭矢,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很快,就发现了停靠在路边的面包车。

    他猛地将车子停了下来,冲上前,伸手就拉开了面包车的门。

    车上,早就没有了严舒茉的身影……

    罗吉欣坐在副驾驶座上,整个人都处在莫名的亢奋里,就连看见白臣亚难看到极致的脸庞,想要杀人的目光,都只是痴痴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是你将她抓走了?她人呢!”白臣亚看清眼前的人,伸手就揪住了罗吉欣的衣领,将她从车上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要问茉茉的下落,他恨不得现在就能掐死她!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罗吉欣被他掐着,像是刚回过神,身子就忍不住颤抖起来,吓得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只能用力的抠着他的手指头,生怕白臣亚真的会一怒之下掐死她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走了……”罗吉欣破碎的声音,从牙缝里挤出来。

    一丝一毫都不敢卖关子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白臣亚蓬勃的怒气,瞬间就蔫息了,狐疑的盯着罗吉欣,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。

    她大费周章的整这么一出绑架,将严舒茉带走了,就是为了吓吓她,然后就将人放走了?

    “我说真的,她真的走了,就在前面,在你来前一分钟才走的,不信你可以问他们!”罗吉欣为了保命,顾不上什么,就将车上的另外两个人拱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们没有伤害她,刚刚就将她放走了。”两个男人一对上白臣亚冷厉的目光,忙不迭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臣亚子瞳一紧,转过身,就迅速的在大街上搜索起严舒茉的身影。

    朝着罗吉欣说的方向,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严舒茉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,只觉得自己能死里逃生,真是太命大了。

    头也不敢回,就拼命的往前跑。

    一直跑到觉得胸闷喘不过气来,才靠到了墙上休息。

    伸手按着难受的胸口,想起刚才还跟在她后面,突然就不见的白臣亚,心里莫名的委屈起来。

    他明明发现她被人掳走了,居然还能丢下她不管……

    车子才追到一半,他人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刚才有那么一瞬间,她真的差点死在罗吉欣的手里。

    要不是罗吉欣是个怂包,被她威胁了一通就吓住了。

    严舒茉深知活着才能谈报仇,也知道罗吉欣恨她的原因,是因为自己的家族,当即就承诺,只要她放过自己,她保证,严家不会对付罗家。

    而且,只要她不再破坏她跟白臣亚,白家也不会报复她。

    罗吉欣不是傻子,能活着,谁也不想死……

    一听见严舒茉不会找她报仇,还肯放过罗家,当即就答应放她走。

    严舒茉一下车,就开始跑。

    一步都不敢停……

    就怕罗吉欣突然又反悔了,重新将她抓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