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唰”白臣亚猛地将车停在路边,伸手按着胀痛的头。

    他想起来了!

    他想起一直纠缠在他梦境里的那个小女孩了!

    那不是他的梦,也不是他臆想出来的人。

    是真真实实出现在他的生命里!

    是他的茉茉!

    像是撕开了封存记忆的封印,白臣亚的脑子里,一瞬间被满满当当的画面充斥着,脸色越发的难看。

    眼前不断地有画面闪过,他根本看不清前面的路……

    那场绑架,他们最后得救了。

    他跟着她,回了严家。

    她说,要让她的爸爸妈妈领养他,这样,他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可是她不知道,他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他是白家的大少爷,白家唯一的继承人。

    他迟早是要走的。

    他走了之后,就看不见她了……

    白臣亚回想起当时的情景,只觉得心脏被人狠狠的掐着,连呼吸都变得不顺畅。

    他贪恋她的依赖,没有马上离开严家。

    而是跟着她,进了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看着她坐在床上,掀开了被子,朝着他招手,“来呀,一起睡!”

    她一定不知道,他当时站在门口,直接就傻眼了。

    就算他还小,也知道男生和女生是不可以一起睡的……

    妈妈跟他说过,不可以随随便便抱女生,也不可以随随便便跟女生睡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都是要等长大之后,才可以做的。

    如果睡在一起了,就要对人家负责。

    可是对上她干净的目光,他却鬼使神差的躺到了她的床上。

    看着她恬静的睡颜,他当时就在想,这样也好,反正她呆呆笨笨的,除了他,应该也不会有人喜欢她了,他会对她负责。

    他终究是要离开严家的。

    走的那天,他一直陪在她身边,努力的想要再多陪她一会儿。

    他很想要问她,如果他不见了,她会不会想他?

    会不会舍不得他?

    可是他没有问,他只是坐在她的床边,静静的看着她睡着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叫白臣亚,记住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回来找你的,等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走了。

    为了能尽快的回家,他拿走了她小猪储钱罐里的零钱当路费。

    心想着,等他回到了白家,就可以还给她。

    他还拿走了她的草莓蛋糕。

    他不是饿了,只是很想知道,她喜欢的味道,是什么样子的,等他回到了白家,就可以让厨师给她做很多……

    他还想了很多……

    就像是在远方有了一个牵挂,他临走前,脑子里,满满都是她。

    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白家,然后重新过来找她。

    他甚至想过,要让妈妈带着他,住到离严家很近很近的地方来,这样子,他就可以陪着她一起长大了……

    可最后,他想的都没有实现。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回到家里,才知道,妈妈当时为了保护他,也被抓走了。

    等爸爸将她找到的时候,她的双腿已经神经坏死,人也陷入了昏迷。

    他爸爸像疯了一样,带着他和妈妈,满世界的找医生。

    再后来,妈妈醒了过来,他却一直没有办法忘记,是自己害得妈妈成了残废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