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她刚看见白臣亚跟别的女人在一起,现在又被喜欢他的女人绑架。

    该死的白臣亚,她一定是上辈子欠他!

    “你威胁我?凭你,拿什么威胁我?”罗吉欣像是听见什么笑话一样,嘲讽的反问。

    严舒茉刚想要说什么,按着她的两个人,突然神色紧张的打断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罗小姐,好像有车子跟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一句简单的话,让整个人车子里的气氛,都变了。

    罗吉欣透过后视镜,看见身后紧追着不放的车子,认出是白家的人,脸色猛地一变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,怎么会臣亚……”

    她刚才在路边的时候,只看见了严舒茉一个人,怎么没有看见白臣亚?

    他就这么在乎她吗?

    明明他不是看重美色的人,为什么偏偏严舒茉一出现,他就什么都不管不顾,眼里只有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就连她喜欢他这么久,他都能不顾情面,将她轰出白家。

    让她成为上流社会的笑柄。

    “罗吉欣,你还不明白吗,感情的事情,是最不能勉强的,就算你杀了我,白臣亚也不会喜欢你,你想要的,终其一生都得不到,只会将自己送进监狱,接受法律的制裁!”

    严舒茉看见追着后面的车,知道白臣亚一直跟着她,慌乱的心,突然就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哪怕上一秒,还恨他恨不得吃他的肉,喝他的血,不想跟他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可是当真正遇见危险的时候,她的脑子里,却全是他的影子……

    她的心底,是相信他的。

    相信他说过的每一句话。

    相信他说的,不会丢下她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“你胡说!你知道什么!”罗吉欣双眼变得赤红,像是魔障一样,看见不停的跟在他们后面的白臣亚,不甘心的看向严舒茉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你,臣亚一定会喜欢我的,我喜欢了他这么久,在你出现之前,他都没有拒绝过我,都是因为你,因为你这个狐狸精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哪里比我强?就靠着一张脸,迷惑了臣亚,让他不喜欢我了。”罗吉欣说着,双手捧着自己的脸,怨恨的盯着严舒茉。

    “我堂堂的严大小姐,哪里不如你?论出身,论学历,论长相,我都胜过你,更重要的是,我不会像你一样,因为自己的私欲,就去伤害无辜的人,罗吉欣,是你自我感觉太好,不是别人都不如你,有时间,你该去医院检查一下自己的脑子,你不是一无所有,你还有病!”

    严舒茉看着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罗吉欣,忍不住狠狠的骂道。

    恨不得将她从那个魔障的世界里,拉出来,好好的审视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在胡说八道什么,你怎么可能会严家大小姐……”罗吉欣听见她的话,脸色一下就变得雪白,像是被雷劈了一样。

    严家大小姐。

    那是高出了她不知道多少倍的存在。

    严舒茉如果真的是严家大小姐,为什么从来都不说?

    “出身从来不是衡量一个人的标准,也不是你伤害别人的理由。”严舒茉一字一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