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姐,这都开春了,外面这么大的太阳,你在房间里围个丝巾,该不会是脖子上被蚊子叮了一口,故意想要遮起来的吧?”

    严舒茉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眼睛简直不要太毒辣。

    说好弟弟都是姐姐的守护天使,为什么她家的弟弟,就是个小恶魔。

    “你一大早过来找我,什么事?”严舒茉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心虚的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,就是听说昨天晚上巡逻的保镖发现了一只蚊子,却不小心追丢了,我还想着,会不会飞到了姐的房间,不放心过来看看,不过现在看来,我好像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杨舒尘笑意吟吟的道。

    见严舒茉脸红的像只煮熟的虾,才敛起眸,转身准备下楼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严舒茉回过神,伸手就拽住了他的衣角。

    鼓着腮帮子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都发现了,爸爸肯定会看出来,现在怎么办?”严舒茉直接将问题,甩给了杨舒尘。

    三儿从小就最不守规矩,他能想出来的点子,绝对是连严承池都识不破的歪点子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杨舒尘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回头看了一眼可怜兮兮的严舒茉。

    有时候,他都怀疑,他到底是弟弟,还是哥哥。

    严家的男人智商那么高,为什么他会有个这么呆萌的姐姐?

    “快点想办法,十万火急!”严舒茉见他不说话,更着急了。

    下一秒,就见杨舒尘伸手抽掉了她脖子上的丝巾,连带着,解开了她束着长发的皮筋。

    如丝绸般柔顺的黑色长发,自然的披散下来,正好就挡住了脖子上的吻痕。

    严舒茉身体一僵,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弟弟。

    刚回过神,就听见杨舒尘戏谑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。

    “姐,恋爱中的人没有智商,这句话在你身上体现的尤为明显。”

    严舒茉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等她跟着杨舒尘走下楼,就看见餐厅里,严承池和夏长悦都在。

    严舒茉一发现严承池抬起头,立时就伸手去摸自己的脖子,摸到自己的头发,才意识到看不见了,挪着步子,慢悠悠的移过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餐桌旁,就听见夏长悦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茉茉,昨天晚上睡得不好吗,黑眼圈怎么这么重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能说怪白臣亚吗?

    说他有办法让爸爸答应他们的婚事,最后什么都没有说,就顾着折腾她了。

    她浑身的骨头都像是被人拆了,要不是担心爸爸会起疑,她根本要一觉睡到晚上。

    可对上严承池狐疑的目光,她一句话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一坐下,就连忙端过餐点,满头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严承池,白家的事情,怎么样了?你真的不打算见他们?”夏长悦想起什么,蓦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事情已经结束了,白家应该不会再谈什么联姻。”严承池放下手中的餐具,拿起纸巾,慢条斯理的擦着薄唇。

    他的话落,餐桌上的几个人,都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齐刷刷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你见过白家的人了?”

    杨舒尘和严舒茉不敢问,夏长悦却先开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