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白臣亚,你在想什么,怎么不说话?”严舒茉瞥见他出神的样子,从他怀里坐了起来,双手捧住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白臣亚刚沉浸在回忆,一抬起头,就对上了她纯净的目光。

    人猛地的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想到了一些经常会梦见的画面。”白臣亚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经常梦见。

    在遇见严舒茉之前,他几乎每天睡觉,只要做梦,都会梦见同一个女孩。

    甚至会梦见,自己跟那个小女孩说话。

    可他只能听见自己的声音,听不见她说了什么,也看不见她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有时候,他都怀疑,是不是在他的生命里,真的出现过这么一个人,只是被他忘记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从小到大的事情,他都记得,并不觉得自己忘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经常梦见的画面?是人吗?”严舒茉看着他难看的脸色,以为他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,伸手用力的揉着他的脸。

    想要分散他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下一秒,白臣亚身形一转,就将她压到了自己的身上,低头堵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“茉茉,我有一个办法,可以让你爸爸答应我们结婚。”

    “什、什么办法?”严舒茉被他禁锢在怀里,眼神茫然的看着他,对上他深邃如墨的黑眸,脊背突然一阵发凉。

    她怎么觉得,好像不是什么好事……

    “唔!”白臣亚没有说话,径直的吻住她,将人按回了床上,用行动来解释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严舒茉一觉睡得很沉。

    恍惚间,好像听见白臣亚跟她说了什么,她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,可是实在太累了,哼了一声,就又睡沉了。

    等她醒过来的时候,房间里,已经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一觉睡到了天亮……

    迷迷糊糊从床上爬了起来,抓了抓凌乱的头发,就进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刚准备洗脸,就瞥见脖子上的吻痕,身体蓦地一僵!

    完了……

    这么明显的吻痕,要是被她爸爸看见,一定会知道昨天晚上她房间里有人。

    怎么办怎么办?

    难不成,她今天一天都要呆在房间里吗?

    可就算待在房间里一天,这吻痕也消不下去呀……

    难不成,她要说这是被蚊子叮的?

    可是她家里,有这么大的蚊子吗!

    严舒茉在心里暗暗咒骂了白臣亚一声,连忙跑回房间里找补救的方法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用粉扑,轻轻的遮掩了一下,可怎么看,都觉得不放心。

    她爸爸那么厉害,万一被看出来了……

    严舒茉想了想,从衣柜里翻出了一条丝巾,围到脖子上。

    刚围好,房门就响了。

    严舒茉抬头看了一眼镜子,确定什么都看不见了,蓦地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走到门边开门。

    站在门外的人,是杨舒尘。

    少年英俊的脸庞上,噙着邪气的笑容。

    帅气的身姿,就斜靠在门框上,瞥见来看门的严舒茉,刚准备说什么,目光落到她脖子上的丝巾,上下打量了一眼严舒茉别扭的样子,黑色的子瞳微微收紧。

    旋即,嘴角的笑意,越发的明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