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话一出口,白臣亚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真的爱一个人,在她面前,就会变得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。

    既想要知道事实,又害怕事实不是自己承受得起的。

    倘若他不问,还可以安慰自己,只是小时候的事情,过了这么多年,记忆力不好的人,只怕都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,去介意这么一件小事。

    可如果严舒茉真的告诉他,自己有一个惦记了这么多年,都没有忘记的青梅竹马,他该怎么办?

    放手吗?

    他做不到……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白臣亚抱着她的手臂,不断的收紧,像是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,变成他身体里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“疼……”严舒茉禁不住轻呼了一声,白臣亚立时就回过神,松开手。

    紧张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瞥见他难看的脸色,严舒茉却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葱白的手指,戳着他的胸口,戏谑道。

    “你吃醋了?”

    “所以,是真的吗?”白臣亚伸手镬住了她小巧的下巴,认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真的假的?谁告诉你,我有青梅竹马?”严舒茉眨巴眨巴大眼睛,歪着小脑袋,认真的想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莫名的,脑子里,就闪过了当年那个救过她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那个说过不会丢下她,最后却偷了她的零钱和蛋糕消失的小男孩……

    他们只认识了不到一个月,能算青梅竹马吗?

    “救命恩人算吗?”严舒茉半响,才不确定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担心白臣亚误会,又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很小的时候,我被绑架过,有一个很厉害的小男孩救过我,我还把他带回家了,你知道吗,当时他跟我哥哥比赛,居然能打成平手,连我爸爸都说,他跟我哥哥一样,可能都是天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所以,严承池没有说谎骗他。

    在茉茉小时候,真的出现过一个人,让她这十八年,都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就连现在,都还记得跟那个人有关的一切……

    “你很在意他?”白臣亚艰难的启唇,语气里,透着苦涩。

    听见她提起那个小男孩崇拜的口气,连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吃起干醋。

    “不是在意,是惦记!还是记恨的那种的惦记!”严舒茉鼓起腮帮子,气鼓鼓的道。

    她长这么大,第一次被人骗了。

    骗了她就算,还偷了她的零钱和蛋糕。

    以至于她很长一段时间,睡觉都会做噩梦,梦见自己每次要吃蛋糕的时候,蛋糕就会被偷走……

    那种童年的阴影,他能理解吗?

    她当时就发过誓,要是再让她遇见那个小男孩,她一定要揍他一顿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白臣亚听见她的解释,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脑海里,浮现出一些零零碎碎的画面。

    像是电影的慢镜头回放一样,不断的掠过脑海。

    有一些东西,似乎在努力的从他的记忆里冲出来,可是他越想就越是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只觉得胸口闷得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记住我的名字,我叫白臣亚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我,我会回来找你……”

    -

    ps:今天还是更了十章!谢谢小伙伴们的月票,继续求月票,小伙伴们的月票越多,妖妖更新就越给力!明天见!(o)/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