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舒茉吓了一跳,刚要喊人,娇小的身子,就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。

    对方的动作,快的像一道鬼魅,让她根本来不及反应,人就被按到了床上,以唇封缄。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白臣亚的吻,来得跟他的人一样,都如同一抹幽灵一般,让严舒茉措不及防。

    刚要推开他,却察觉到他身上的冷意,还有丝丝的不安全感。

    他怎么了?

    严舒茉感觉到他身上透出来的落寞,态度一下软了下来,任由他抱着自己亲亲……

    伸手轻轻的环住了他健硕的腰身。

    是发生什么事了吗?

    他一天没有联系她,突然出现,就是这样,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浑身都泛着颓败气息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“白臣亚,你怎么了?”严舒茉不安的挪了挪身子,他盯着她的眼神,怎么好像要吃了她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他每次占她便宜的时候,都像是要吃了她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不一样,他的眼神里,除了有占有欲,还有一丝哀伤……

    严舒茉还没有从他怎么溜进严家庄园的惊诧里回过神,就被他眼里的哀伤给淹没了。

    “茉茉,给我。”白臣亚话落,就低头堵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想要攻城猎地。

    他学的是犯罪心理学,比任何人都知道,严承池的话,很可能只是为了刺激他。

    他不应该相信,不应该介意,否则就真的上当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控制不了自己。

    一想到她心里真正爱的人,有一丝不是他的可能,他都嫉妒的要发疯。

    他急切的想要做些什么,来证明,她真的在他怀里,她还是属于他……

    他什么都顾不上,就冒着被逮住的风险,潜入了严家。

    “叩叩——”就在房间里的温度节节攀升的时候,房间突然响了!

    “茉茉,你睡了没有,是爸爸。”不大不小的声音,像是突然在耳边引爆的惊雷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将正浓情蜜意的两个人,惊得从被窝里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爸爸……”严舒茉整个人被吻得七晕八素的,呆呆的呢喃了一句,下一秒,猛地的回过神,差点一脚将白臣亚踹下床。

    “是我爸爸!”严舒茉整个人都跳了起来,飞快的伸手整理着凌乱的衣服,然后拽着白臣亚,就往洗手间里推。

    “快快快,你赶紧躲起来!要是被我爸爸发现你偷偷来找我,一定会打断你的腿!”

    严舒茉将白臣亚推进洗手间,想了想,又觉得不太安全。

    目光在房间里扫了一圈,最后落到床底。

    “你钻进床底,我的床底很矮,不容易藏人,我爸爸不会怀疑的!”

    严舒茉话落,也不管白臣亚答应不答应,就硬是推着他,将他塞了进去!

    放下床笠,才蓦地松了一口气,提步朝着房门走过去。

    伸手拧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揉着眼睛,佯装刚睡醒的样子,看着站在门口的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,吵醒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睡觉就开着灯?”严承池睨了她一眼,冷冷的拆穿,提步往里走。

    严舒茉:“……”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