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她一会儿,是不是要给白臣亚打个电话问一下情况?

    严舒茉暗暗的在心里提醒自己,心不在焉的吃完饭,就赶紧溜回房间了。

    拿起手机,就拨通了白臣亚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很久,都没有人接。

    这下,严舒茉心里,更加不安了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会一整天不联系她,就连她的电话都没有接。

    该不会是真的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严舒茉焦急的拿着手机,在房间里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一不小心,就撞上了旁边的桌子,扶着腰,就惊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气恼的伸手拍桌子,“我都这么紧张了,就连你也欺负我!”

    眼角的余光,瞥见桌子上小猪储钱罐,眼神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有一些久远的记忆,顿时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那还是她很小的时候,只是不到四岁的孩子,被人绑架了,还只会哭着等爸爸和哥哥来救……

    记忆中,有一个小男孩,看起来跟她差不多大,可是跟她哥哥一样厉害。

    能在坏人手里,带着她逃跑,在她难受的时候,背着她跑……

    就连他们快要被坏人发现了,他也没有丢下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……”明明只是个孩子,可是她却一直记得这句话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都没有忘记。

    他们后来得救了,她将他带回家。

    他一直不跟别人说话,高冷的就像个哑巴,只有在她面前,才会开口。

    而且一开口,就是嫌弃她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的她,经常被气得恼羞成怒,要跟她打架。

    可她的小救命恩人,却只会冷冷的睨她一眼,然后继续打击她,“就你,不用我动手,让你自己跑两圈,就能把你累死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毒舌的讨厌鬼,也不知道现在长大了,会变成什么样子,肯定没有人喜欢!”严舒茉想起当时的场景,忍不住吐了吐舌头,唏嘘。

    她以为,他没有家人和朋友,他会一直在她家里住下去。

    正在盘算着,要怎么骗他喊她姐姐,让自己也过过当姐姐的瘾……

    可没等她让爸爸妈妈将他领养,他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不止不见了,还偷了她辛苦攒起来的零花钱,还有她最心爱的草莓蛋糕!

    知道真相的那一刻,她的眼泪一下就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当时只觉得很难过很难过,像是心都被掏空了,也忘了到底是在难过他不见了,还是在难过自己的钱和蛋糕被偷了……

    很长一段时间,她做梦都会梦见那个小男孩。

    梦见他坐在她的床头,跟她说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梦见他临走前,认真的跟她承诺,他一定会回来找她……

    可是她怎么也回忆不起来,他当时说自己叫什么名字,这么多年,也再没有看见他出现过。

    时间久了,她都快忘了,曾经有一个人,让她念念不忘了很多年……

    严舒茉伸手拿起眼前的小猪储钱罐,摇晃了两下,响起的叮当声,还透着熟悉感。

    可是记忆里的画面,却久远的像是上辈子一样。

    她回过神,将储钱罐放下,刚要继续给白臣亚打电话,就瞥见阳台掠过一道黑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