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……”白臣亚身体一震!

    旋即,整个人的脑子,都有一瞬间的凝顿,不敢置信的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你不信?你要是不信的话,可以亲自去问问茉茉,看看是不是有这样一个人,在她小时候,就救过她的性命,她还亲自将人带回家,在严家住过一段时间,两个人天天黏糊在一起,就连睡觉,都睡在一张床上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慢条斯理的补充道。

    瞥见白臣亚难看的脸色,郁闷的心情,总算是舒坦了。

    当年那个小男孩,天天黏糊着他的小公主,要是夏长悦拉着他,他都想要揍人了!

    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,有一天,他还能拿着这件事情来挤兑白臣亚。

    白臣亚要是真的喜欢茉茉,就一定会在意。

    这男人呀,吃起醋来,可不分四岁还是四十岁,都一个样!

    反正能让白臣亚不舒坦,他就解气了!

    “不到四岁还小,茉茉分不清恩情和爱情,不能作数。”白臣亚脸色很快就变得缓和,不知道是在说服严承池,还是在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真觉得不作数?他们可是约好了,长大了要在一起一辈子,茉茉可是一直到十八岁的时候,每天做梦,还惦记着那个小男孩,等着他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要是应了跟白家的婚约,万一当年的那个青梅竹马回来了,茉茉多为难,所以我想了想,你们的婚事,还是慢点再说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看着白臣亚越来越难看的脸色,伸手就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这个做长辈的要为难,可我只有茉茉一个女儿,她个性单纯又少根筋,我当然是希望她能够嫁给自己真心最爱的人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话落,就提步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真心最爱的人,不是他吗?

    白臣亚子瞳一紧,身侧的手,不自觉的握成拳头。

    他不信。

    什么青梅竹马,才四岁的约定,那个人这么多年都没有出现,或许以后都不会出现了。

    明知道他应该相信她,可是严承池的话,却让他的心脏像是被掐着一样。

    她早就有喜欢的人了。

    还念念不忘了十八年……

    如果那个人真的出现……

    白臣亚心里,顿时涌起一阵危机感。

    他不管什么青梅竹马,茉茉是他的,只能是他的!

    -

    夜,悄无声息的降临了。

    晚饭的时候,严承池吃得格外的多,就连夏长悦都忍不住在心里打了突突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今天是发生了什么好事吗?你心情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自从白家的人,说要上门提亲之后,她就没见过严承池脸上有笑容,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,他笑得这么开心。

    “你不懂。”严承池看了一眼严舒茉,才将碗递给夏长悦,心情大好,“再给我盛一碗饭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下不止是夏长悦,就连餐桌上的另外几个人,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严舒茉,她怎么有股不好的预感?

    该不会是她爸爸找人毒打了白臣亚一顿,心情才这么好的吧?

    白臣亚一天都没有联系她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