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将他的心脏,填充的满满的。

    他以为他们的缘分,只是这样而已,可等他再严氏集团投资部遇见她的时候,好像有什么东西,就开始变了……

    她的纯真,她的呆萌。

    她时而贪吃,时而狡黠的样子,一点点的刻进了他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就像是很早就进入他生命里,被压制在心底的东西,正在缓缓的被唤醒……

    陌生又熟悉,却让他无法抗拒。

    看见她在部门聚会上,偷偷将酒换成了水,他第一次起了捉弄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的是,她喝醉了会像一个孩子一样,缠着他不放。

    要亲亲,要抱抱,还对他上下其手……

    白臣亚自己也不知道,他是什么时候爱上她的。

    只记得,他第一次让一个女孩进入他的领地,睡在他的床上,心里却没有半点排斥。

    反而因为她的到来,让他终止了十八年来的梦魇。

    那个梦里,不停出现在他脑海里的小女孩,终于消失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一开始不知道茉茉的身份,难道后来也不知道?你明知道她是严家大小姐,却没有上门拜访,而是直接将人带回了白家,还让她装成一个普通身份的女孩,是觉得我严家的大小姐见不得人吗?”

    严承池缓缓的抬起头,音量并不没有提高,可是出口的话,却带上了威压。

    锐利的眼神,扫向白臣亚。

    被严承池这么盯着,换做一般人,恐怕早就腿软了。

    可白臣亚自始至终,都挺直了腰杆,站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伯父,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白臣亚刚准备解释,严承池又很快的开口,打断了他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白臣亚薄唇微抿,眼神变得幽暗。

    他能说,他当初是因为聿度的出现,因为严舒瀚要将茉茉介绍给其他男人,所以吃醋了,想要将她带回家,提前定下来吗?

    事实也正如同他计划的那样,严舒茉跟他回了家,从假女朋友变成了真女朋友。

    他当初就是凭借着这点小心机,才成功的将她拐到手。

    可要是他当着严承池的面,将这些话说出来,恐怕严承池会直接打断他的腿!

    说也是死,不说也是死……

    “不是要跟我解释,怎么不说话了?既然你说不出来,那就让我来说。”严承池放下交叠在一起的双腿,从沙发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提步走到白臣亚的面前,审视了他一翻,勾起唇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为什么反对茉茉跟你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白臣亚嚯的抬头,目光直直的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白家和严家,家世相当,他跟茉茉也是真心喜欢对方。

    他以为,严承池只是为了考验他,不会真的反对他跟茉茉在一起。

    难道,他想错了?

    “女儿是我生的,我比任何人都清楚,她最喜欢的人是谁。”严承池对上白臣亚错愕的目光,绕着他挺直的身影,踱步走了一圈,才不紧不慢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不知道,茉茉有一个青梅竹马,在不到四岁的时候,就共过患难经历过生死,私定终身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