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偌大的包间,突然显得有些空旷,桌子上,还放着一些来不及收起来的文件。

    白臣亚的目光只是扫了一眼,就很快敛起眸,在心里分析起情况。

    提步上前,恭敬的朝着严承池,微微俯身。

    “伯父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茉茉是怎么认识的?”严承池坐在沙发上,没有起身,修长的双腿,慵懒的交叠在一起,整个人都靠在背垫上。

    单手支着头,又认真的打量了一遍白臣亚。

    宠辱不惊,出类拔萃。

    拐了他的小公主,还敢送上门给他收拾,有担当也有魄力。

    白家这一辈的继承人,倒是跟他的儿子,有得一拼。

    “在严氏集团的年会上,因为一块蛋糕。”白臣亚眼神变得温柔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脑海里,不禁回忆起当初他跟踪方伟,混进了严氏集团年会的场景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的他,眼里只有自己的目标任务,根本没有注意到,自己抢了一个女孩看中的蛋糕。

    还因为那块蛋糕,让她跟着他一路,非要抢回去。

    最后蛋糕是被她吃了,只是他为了躲方伟,却将她强吻了……

    白臣亚抿了抿唇,回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画面,黑眸里,全是化不开的深情。

    他当时忙着追方伟,甚至都没有为自己的流氓行为,认真的道个歉。

    倘若他知道,自己后来会爱上她,他一定不会管方伟,而是抱着她,再多亲一会儿……

    “蛋糕?”严承池的脸,黑了。

    黑得很彻底。

    早在当初他发现自己的小公主是个小吃货的时候,他就隐隐的担心过,等她长大了,会不会以为一块蛋糕,就被人骗走了。

    现在算是一语成箴吗?

    “伯父,我当初会认识茉茉,只是一场意外,但是我们的认识,并不是一场算计,我当时并不知道,她就是严家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白臣亚诚恳的解释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遇见严舒茉,是在严氏集团的年会上。

    第二次,则是在饭店的相亲局上。

    应该说,是她的相亲局。

    他是为了跟踪方伟,所以进的那家饭店,可没想到,会在那里再遇见她……

    就像是冥冥之中,有什么东西牵引着,让他们一次次的遇见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,长得那么清纯可爱的女孩,还需要相亲,情急之下,坐到她对面的位置上,被她当成了自己的相亲对象。

    她还为他点了一桌子的蛋糕。

    他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:这么多蛋糕,这女孩真能吃……

    可方伟要走了,他没来得及多跟她说什么,就站起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她拽着他的手,一脸茫然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眼神就像是一个被欺负了孩子,想要他解释。

    他却以为她在责怪他没有付钱,留了蛋糕的钱,就追着方伟走了。

    再后来,就是在街边的遇见……

    她抡着板砖,想要拍他!

    如果换作其他人,估计真的会被她一板砖拍晕。

    白臣亚刚闪身避开,她一句解释都没有,人已经跑没影了……

    回忆被打开一个角落,熟悉的画面,就如同潮水一般,汹涌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