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!”包间里的人,想也不想的否认。

    能跟严氏集团合作,是他们的运气,谁都不想放弃。

    可他们害怕得罪了白家呀……

    “既然不是,就都坐下,该谈什么,还谈什么。”严承池冷冷的启唇,就让秘书照流程,将提前准备好的合作案,都分发下去。

    自己则坐到了真皮沙发上,单手敲击在沙发的扶手上,一脸的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目光有意无意的掠过包间的门……

    门外。

    白庭东带着白臣亚,身姿挺拔的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真如白庭东刚才所说,就站在门外等,连一把椅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爸,严家想要教训的人是我,我一个人站在这里就够了。”白臣亚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“傻小子,你还不明白吗?如果今天是你一个人来,就是等到太阳下山,严承池都不会见你,估计谈完生意,还会有别的应酬。”

    白庭东老谋深算的启唇。

    他既然敢找上门,就多少有一些把握,知道严承池为什么生气,又怎么样才能消气。

    成大事者,不拘小节。

    做生意尚且有低头的时候,更何况他们是要上门,拐骗别人就从小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白庭东眸光变得深邃,目光在门上来回的扫视着,似乎是在计算时间……

    不到半个小时,就见包间的门,重新拉开了。

    刚才还在里面的小老总们,都跟着秘书,有条不紊的朝外走。

    路过白庭东和白臣亚面前时,还不忘恭敬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一眨眼的功夫,就都消失在眼前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生意谈完了,还是压根没谈?

    白臣亚脸色微微一变,惊讶的看向白庭东。

    对上白庭东的目光,很快就反应过来,又恢复了平静,心里刚有了猜测,就见严承池身边的秘书,将小老总们送走之后,走回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白总,我们严总说了,在谈婚事之前,他还有件小事,要先跟白少爷谈谈。”

    白庭东: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臣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谁都不知道,严承池这好像生气,又好像已经气消了的态度,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生意不谈了,证明他们的方法奏效了。

    白家主动服软,又是当着严氏集团合作伙伴的面,白庭东给足了严家面子。

    严承池是明白人。

    今天的消息一传出去,整个市的人,都会知道,白家跟严家的婚事,是白家家主亲自带着白大少爷上门求娶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举动,也算弥补了当初让人嘲笑严家大小姐的过错。

    严承池消了气,应该能平心静气的坐下来,认真谈一谈两个孩子的婚事。

    可如今,他只是说要见白臣亚……

    这就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爸,我先进去看看。”白臣亚黑曜石般的子瞳,变得深沉。

    沉思过后,才幽幽的启唇。

    闻言,白庭东没有阻拦,而是径直的走到一旁,拿出手机给自己的妻子打电话,汇报情况。

    “白少爷,请。”秘书态度恭敬的打开门,让白臣亚进去。

    包间里,少了其他人的存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