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严总说笑了,论起随性,市里,哪里有人比得过你,我今天来,当时不是来影响严总谈生意的,只是严总贵人事忙,只是臣亚的婚事一直搁在我跟他母亲的心上,就不请自来,希望严总谈完生意,能腾出一些时间,来跟我们聊聊。”

    白庭东谦逊的开口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白臣亚偷偷将严舒茉骗回白家的事情,确实有不妥。

    这事如果当时低调处理了,没有人知道,严承池也不好拿着不放。

    可好巧不巧,当时就举办了宴会,让市的人,都去看了热闹。

    后来还闹出了白家大少爷拒娶严家大小姐,非要娶一个贫民女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兜兜转转都是同一个人,是他们的缘分。

    可在其他人的眼里,当初白臣亚嫌弃严家大小姐,已经是事实,还让严舒茉一时成了上流社会里的笑柄。

    严承池疼女如命,自己的小公主受欺负了,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答应白家的婚事。

    没有直接找上门,揍白臣亚一顿,已经算客气。

    白总没有女儿,体会不了那么自己从小栽培的小白菜被人拱了是怎样的心痛,可换位思考一下,他要是严承池,此刻恐怕也会想要剥了白臣亚的皮……

    这么一想,白总的态度,就变得温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们是来跟严家联姻的,不是来结仇的。

    各退一步,才好商量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在这里等我?”严承池眸光微闪,眼底掠过一抹幽光。

    既然是谈生意,自然不可能会让其他人在旁边旁听,免得商业机密外泄。

    这一点,白庭东不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可如果不在这里等,那就只能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不会留在这里打扰严总谈生意,我跟臣亚就站在门外,什么时候严总忙完了,有时间见我们,什么时候,我们再进来。”

    白庭东话落,不等严承池拒绝,就干脆利落的转身,出了包间。

    侍应很快就将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隔绝开了里面和外面的世界。

    包间里,一下变得很安静。

    严承池子瞳猛地缩紧,伟岸的身躯,就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,似乎还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白庭东的意思,是故意带着自己的儿子,到他面前罚站,来让他消气的吗?

    倘若真是这个意思,那他倒是很放得下身段,手段也算高明。

    “严总,我们的生意,还谈吗?”包间里,终于有人找回了自己的声音,弱弱的开口问。

    让市第一家族白家的家主在外面等他们,这生意,还怎么安心的谈?

    严家不忌惮白家,可是他们忌惮呀!

    万一这生意谈久了,白家记恨上了,报复不了严家,来找他们的晦气可怎么办?

    他们当中刚才还注意到,白庭东离开之前,朝着他们看了一眼……

    虽然什么都没有说,可是谁知道那一眼是不是就是在暗示他们,早点识趣的离开,将严承池的时间空出来给白家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都不想谈了?”严承池敛起妖冶的子瞳,缓缓的转身,看向身后的人。